黃昏將影子拖得老長,低頭踢著石子的子芹獨自漫步在孟軒常活躍的籃球場上。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走過來了 ! 」她撫著激烈跳動的胸口,手上緊握的那封信早已被汗浸得溼透。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見到他,便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他的眼眸清澈有神,特別是他的眼珠--神秘的咖啡色,那麼奇特且迷人 ;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她一直有偷窺的習慣。

其實她不是刻意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能輕易地「瞥見」偷窺的管道:

剛粉刷完的新牆、路過的圍牆、甚或隔壁公寓的那片「單向」玻璃窗。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讓我來告訴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吧!」

敏琦醒後,老嫗指著床上那具冰冷的屍體:

「這女孩叫毓君。敏琦妳應該不知道吧 ?!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他拿了疊照片給她。

她訝異看著那位在照片中神情木然,卻與她極為神似的臉龐,

將視線下移,竟看見她那套早上醒來時穿著米色紗裙。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他拿了疊照片給她。

她訝異看著那位在照片中神情木然,卻與她極為神似的臉龐,

將視線下移,竟看見她那套早上醒來時穿著米色紗裙。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上醒來,房間還是像前幾天那樣一團亂。

她攤在床上,連伸手搆電話都沒力氣。

她在床上發呆許久,一小時後,電話鈴響,她用盡力氣爬到床沿:「喂?」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朋友,今天是我們舉行家長會的日子,你們的爸爸媽媽都坐在後面喔!

所以我們今天的音樂課要大聲地唱給爸爸媽媽聽喔!」

在國小任教的她,忍著疲憊在台上笑著說。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點整。鬧鐘盡職地響起。

她一身冷汗地驚醒,坐起,腦中一片混沌。

她用手臂拭去額上的汗,閉上眼,好一陣子才睜開,環顧四周,房內又是一團糟。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喜歡溫柔地拂著我的髮,用他那細長的手指。

喜歡迂迴地看著他,我們的目光只在鏡中交流。

他的手指深陷在我的烏絲之中,移著碎步,撫愛每根髮的細部。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情是宗教,只有信仰,沒有對錯。」

但,對於愛情不能夠盲目崇拜。

畢竟它是我們所陌生的、神秘的宗教。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情是宗教,只有信仰,沒有對錯。」

但,對於愛情不能夠盲目崇拜。

畢竟它是我們所陌生的、神秘的宗教。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