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個典型的處女座女子,有著嚴重的潔癖。這可不是指她的居家一塵不染,或是有著愛洗手擦地的強迫症性格,我說的潔癖是指她感情上的嚴重偏執。從高中認識她開始,她的感情故事就沒有走過正常的路線,總是讓我驚訝連連。 

高二時她暗戀一個隔壁的隔壁班男生,長的白淨斯文,襯衫總是挺直地熨出三條稜線,憂鬱的臉上常帶著淡淡微笑。她和他在同一個公車亭候車:616公車,載著她蠢蠢欲動的愛戀。她告訴我他姓楊,學校的畢業旅行去泛舟,我和死黨們故意對後來的他們的船大喊「小楊」,搞得他一頭霧水,她則滿臉通紅。隨著畢業的到來,她捧著畢業冊拜託我去要他的簽名,滿心歡喜地要回來才發現他根本姓蔡!「蔡紹楊」,他粗獷的筆跡揭曉了他的本名。] 

愛戀很快就沒下文。「他的字好醜,而且他用紫色梳子梳頭。」她說。 

「這有關係嗎?」我問。 

「關係大了!字醜不能寫情書,用紫色梳子心理變態。」她像個心理學家分析起來,「而且他姓蔡,將來我們的小孩名字很難取。」 

我只能說她實在想太多。 

高中生涯就這麼結束了,她的戀情沒有展開。 

大學時她花了整整三年來暗戀班上一個男孩,平頭、溫暖、有朝氣,他剛退伍,比同齡男生成熟體貼。她們喚他「大哥」,是班上女生暗戀標的。 

她驕傲地告訴我:「他只跟我聊徹夜電話。」她打算在大哥生日那天告白,我深深為她即將開展的戀情高興。 

大哥整整翹了一個星期的課,直到生日當天才回來。大哥收到很多禮物,和她捧到天台一個一個拆開,看到是食物便當場解決。 

沒想到拆著拆著,大哥竟然哭了。 

「我好想跟妳在一起。」大哥抱著她說,她感到自己快要溶化了。 

「如果我喜歡的是女人就好了!妳一定會是個好情人!」 

大哥突然的出櫃嚇得她不知所措,接著大哥說他上週翹課就是出國會情人,但卻撞見對方背叛他……。 

「妳當時作何感想?」我問。 

「怎是一個『幹』字了得?」她咬牙切齒地說。 

於是大學畢業了,她的戀情沒有展開。 

研究所她出國念,終於談了第一段戀愛。 

對方是外國人,字不醜、不姓蔡、不用紫色梳子,而且是正港異性戀。多重人格正好可以當作之前未竟感情的彌補。 

「恭喜妳!」我說。 

「沒什麼好恭喜的!」她說,「上個禮拜我發現他竟然拿針筒往肚皮上扎!」 

「他吸毒?」 

「不是,他打胰島素。醫生說他活不過二十五歲。」 

「那他現在幾歲?」 

「二十六。」 

她即將結束研究所學業,終於展開了戀情,但我不免為她擔心她的戀情會先她一步畢業。 

她是我的好友,一個感情故事注定偏執處女座女子。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