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場上,我所陌生的媽媽    2005-02-01 04:21    和煦    

媽媽在我小五那年開設了一家女裝店。在我的印象裡,媽媽從來沒有出席過我們家小孩在學校的任何活動,無論是母姐會、運動會、校際比賽甚至畢業典禮,她總是以顧店的藉口來逃避﹔她沒有多餘的時間陪我們做功課、聊天,更別說假日出遊或逛街。每次回家,她總是帶著無名火,挑剔我們考試成績、功課進度、電視看太兇或是家事做得不夠好……。我一直不能諒解媽媽對我們的疏離,妹妹的母姐會總是由我代為出席,而我卻只能看著我的家長席空空如也。我不喜歡媽媽幫我帶的便當,因為菜色總是一成不變的醬油白飯和滷蛋肉片,有時甚至只有白飯和白斬雞,比起隔壁同學豐富美味的菜色,我覺得好丟臉、好倒胃口。我寧可將零用錢存來吃麵包,也不好意思將便當打開享用。 

國二那年,我們舉家搬遷到媽媽經營的女裝店樓上,原因是媽媽想要照料我們的三餐。我們總算每天都能吃到香噴噴的晚餐,但便當的菜色還是沒有多大改變,這使我相當困惑。有幾次我下樓幫忙顧店,觀察媽媽和客人的互動,發現媽媽在店裡的形象簡直和家裡判若兩人!在店裡,她熱情又大方,對客人總是掏心掏肺地聊,我在店裡聽了許多她從未對我們說過的往事:外公外婆重男輕女,家中幾個阿姨早被人送去當養女,只剩她在家中幫忙。每天,太陽還沒出來她就要下田幫忙,吃飯也只能躲在廚房吃剩菜,很難得才有細如髮的肉絲吃。舅舅們都被栽培到醫學院,媽媽國小畢業後卻被送去紡織廠當女工。因為窮苦過,她幫我們帶的便當總是有大片的滷肉和白斬雞腿﹔也因為沒有機會向學,她咬緊牙根讓我們去念昂貴的貴族中學。我不知道這些自白的真實度為何?不過我總算明白她將工作視為生活重心的原因。 

媽媽對客人無理和囉唆的要求有求必應,對客人帶來的小朋友更是慷慨:進口零食有吃又有拿,還主動掏錢給他們去玩店附近的遊樂器材。媽媽那熱情溫暖的表情是我在家裡從未見過的,她流利的口才和真誠的態度總是讓客人和小朋友們滿載而歸,卻也不自覺掉進了不堪的陷阱。媽媽被客人倒過好幾次上百萬的會款,我們每次聽到她「又」被倒會,勸她不要亂跟會時,她卻以「那是為了保住客源」為由,繼續跟會。我想不透,那些被倒的會款根本遠遠超出會腳客人們所能消費的金額,這根本是本末倒置嘛!我曾在幫媽顧店的時候親眼看見客人的小孩肆無忌憚地打開店裡放錢的抽屜拿錢去玩電動,我告訴媽媽時她還要我別亂說,況且客人的小孩才五歲,不會是惡意偷竊。但我真的目睹過那小孩在文具店偷竊東西,他看到喜歡的就往口袋塞,被抓到斥責也沒有羞愧的表情。我想,那絕對是大人寵壞他的關係。 

媽的工作能力很好,讓我們衣食無憂,也給了我們很好的教育環境。然而她犯了全天下工作狂父母的毛病:錢,不能取代親情。每當我們看到她對客人小孩噓寒問暖的樣子就好生羨慕﹔她與客人無所不談和博感情的態度也從未對家人展現。或許這不過是在商場的一些公關,但我很擔心她退休後,這些「友誼」是否還在?那時再和家人培養疏離了十多年的感情,會不會太晚了些?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