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讓我委身於你,並對你無從懷疑。」

醒來之前,我隱約聽見當初她對我告白的字句。










然後,我醒來,發現我躺在一個巨大的籠子裡。

「嗚……」我想說話,卻發現喉嚨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

我環顧四周,我還是在自己的房間裡,

只是原本床的位置,現在擺了一個巨大的籠子,而我,躺在裡面。

我怎麼也想不起我是怎麼進到這籠子裡的。

昨晚,她不是還跟我有說有笑的嗎?

我瞥見籠子旁,原本積滿穢物的垃圾桶換上了新的塑膠袋,應該是她為我換的。

身為女友,她算是溫柔貼心的了。










呃,不對。她為我換了新的塑膠袋,那代表她一定有看到……

那團,我帶別的女人回來溫存的證據。

原以為她會出差十天的,沒想到她提早三天回來,

我來不及處理偷腥的證據,便被她整理掉了。

這,會不會是我躺在籠子裡的原因?













我的四肢好麻痺,腦袋也昏沈不已。

隱約間,我看見籠子裡有雙毛茸茸的動物的腳。

狗?

我跟狗關在一起?

我撇頭,籠子裡只有我一個。那麼這是……?












「咿啊……」門倏地打開,是她。

「親愛的……」她對我笑,一如往常地撒嬌。只是手上多了條金屬鍊子。

「嗚……」我想回應,說不出任何話語。

她熟練地打開籠子,將鍊子套在我的脖子上,

扯了一下我的後頸,將我拖出了籠子。

「走吧!我們去散散步。」她開心地說。










不知怎地,我發現我站不起來,只得在地上用四肢匍匐前進。

我舉起我無力的四肢,每走一步,手和腳都有如踏在滾燙的鐵板上,痛撤心扉。

「唉呀,好可愛的狗狗喔!」

路人見了我,莫不咧開嘴笑,甚至過來撫摸我的頭和身體,還拿出手機想要跟我合照。

「嗚……」我想抗議卻說任何詞彙,只能任路人肆無忌憚地逗弄著我,

而女友在一旁袖手旁觀。

奇怪的是,不管他們怎麼摸我,我都完全沒有感覺。













「你不是很想當萬人迷,開心嗎?」

女友牽著我回家時,喃喃地對我說:

「看你這麼受歡迎,我好高興。」

「嗚……」我聽得出她話裡的嘲弄。















走過櫥窗時,我看見了我的身影。

赫,這不是我們養的小布丁嗎?

我舉起左手,櫥窗裡的狗影也舉起左前肢。

不對,這是我。

我,竟成了一隻拉不拉多!













回到家,他牽著我進入她的書房。

「看,變得不一樣了吧?」她說。

只見原本乳白色的牆面重新漆上了腥紅的顏色,

原本懸掛巨幅畫作的地方換了一個大型的木架,裡頭陳列著詭異的玩意。









「啪!」

女友按下了電燈開關,木架邊的展示燈應聲亮起,打亮了木架中的陳列物。

木架裡,赫然擺放著兩雙人體節肢。

她指著木架裡的斷肢:「看!這是你擁抱過我的雙臂。」

只見一雙手的前臂被利刃從手肘狠很齊斷,

斷肢處還殘些肉屑,未完全乾涸的血還滲著濃稠的腥味。

「然後,這是你陪我去旅行的雙腳。」

一雙失去血色的小腿連著腳板恐怖地站在木架內,

詭異地彷彿隨時會踏下木架,朝我走來。














「你知道的,我很珍惜你。所以,我不能容許你用你的手腳,去和別人擁抱旅行。」

她盯著我恐懼的雙眼,說:「你放心,我會好好珍惜它們。當然,還有你。」
















我突然理解我的四肢為何如此痛楚,而牆面的新油漆味道如此熟悉。

原來,是因為我的手肘和膝蓋被利刃齊截、

而那所謂的「新油漆」,是跟了我二十一年的血的緣故。

然後,我想起她昨晚在朦朧間對我說的話:

「找個人來取暖。這是你溫柔的殺死我的方式嗎?」














於是我醒來,便成了一隻狗。

一隻,住在狗皮裡的,聲帶也被截斷的,畜生。










--
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