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仙魔戀]第二章 第一節 入魔之途:覺醒(上)












司徒赦踏入萬魔殿,只見空曠的大廳空無一人,灼人的烈焰烘燒著司徒赦的週身,刺骨的寒風卻也不時從四周鑽入司徒赦的骨髓深處。司徒赦環顧,未見雯雯的蹤影。他虔誠地將撿骨公的骨骸放於冒著焰氣的祭壇上,一轉身,卻見階梯上頭不知何時已站了位身高丈餘的邪惡魔人。


司徒赦心中不禁打了個哆嗦,在深不可測的魔尊面前,他本能地低下頭,不敢直視。


「哼!你終於來了!魔族有許多目標要完成,更有許多現實的真相等待你發掘,你最好已經做好準備了!」魔尊橫眉豎目地瞪著司徒赦,嘴角絲毫未動,聲音卻讓司徒赦感到如雷貫耳。


不知怎地,司徒赦突然明白眼前這位便是魔影使者口中的絕魔尊。


司徒赦勉力止住恐懼,謙卑道:「我特別前來聆聽你的教誨!」


「最強大的魔獸,都只願意聽從魔尊的命令,而祂們只棲息在力量凝聚的光環之中!這些代表魔族本質的光環,有些由我保存,有些則散落各方,等待夠資格的魔族發掘。你會是那個天選的魔族強者嗎?」


司徒赦道:「若強者只能有一名,捨我其誰?」


「你相信力量才是真理,能夠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甚至犧牲一切嗎?」絕魔尊睥睨地看著司徒赦。


「那當然!」司徒赦毫不考慮地回答。


「你如期完成了魔影使者交付的任務,想必你定是具有潛力的魔族!」絕魔尊面無表情地看著司徒赦,「在你出生前六十年,我們曾被仙族追殺。但即使最危急的時候,我們仍有力量重組中土世界,建立虛空幻境,更把許多居民移居到這裡!」


「能夠在危急之際搬移世界,果然是強者!」


「唯一的意外是,我們不慎把仙族也一起帶來了!」絕魔尊面不改色,繼續道,「愚蠢的仙族跟來後,多事地凝聚法術,想解散虛空幻境,把所有人送回中土……。」


關於此事,司徒赦在村里就有聽說過,只是沒想到現在自己竟然從絕魔尊口中親耳聽到這遙遠的傳說,真叫人不敢相信!


「不過,最後這場計畫卻被我們不費吹灰之力給破壞掉了,只是虛空幻境被撕裂成希光界和無明界兩塊,只有虛空界還維持完整。」


司徒赦詫異,「希光界?仙族還有人活著?」


「沒錯!我們一定要把仙族徹底趕出這個世界,才能在這裡活出魔族真正的樣子!」


「仙族不過是一群偽善的傢伙!」


絕魔尊身後燃燒著耀眼的巨大光環,叫司徒赦好生羨慕。


「我就知道你是具有魔根的人!魔影使者絕不會看走眼的!」


「不敢當!」即使被絕魔尊稱讚,司徒赦仍感到些許戰慄。


「見你如此認同我族,全身又具備邪惡的潛力,我相信你將是一位協助我達成最終勝利的魔人!收下我所賜予的光環吧!」


絕魔尊焰氣一掃,司徒赦身後便出現一枚魔光奔騰的光環!


「此乃邪剎光環,是魔族權力與實力的證明!帶著這個光環,共同向魔族的勝利邁進吧!只有專精武器使用、瞭解自己特色、選擇好奉獻一生來追求的職業,才是一個真正能為使命貢獻的魔族!到地煞府找武生導師和靈徒導師談談吧!等你成為一個真正無敵的魔族,再回來讓我瞧瞧!」




司徒赦一面享受著光環加身帶來的力量泉源,一面跟著邪使來到地煞府。地煞府前的兩座涼亭分別站著武生導師和靈徒導師。司徒赦心中盤算,魔族一向崇尚力量,唯有以武生一職作為修習,方能成力拔山河的魔族強者!


然而,想成為魔族武生並不是司徒赦說了算。


武生導師開口:「武生和靈徒是截然不同的兩條修行之路,一旦決定成為武生,就無法成為靈徒,未來也只能選擇劍士與衛士兩種職業。而與靈徒擅長遠距離法術攻擊,武生主要用武器近身肉搏,強大的武生更細分為習劍士和練武衛兩種,分別專精劍與槍兩種武器!」


武生導師給了司徒赦一個任務,要他去焦木谷消滅石頭精、烈炎蜥、火雲怪與磐怪回來。武生導師指定這些妖怪的原因在於,這些妖怪雖然低等,卻固執難纏得可以!若司徒赦能完成這項考驗,而導師也認為他功力以臻標準,便會答應讓他成為武生。


司徒赦蠻不在乎地說,「那算什麼!我在哭竹村外、鎖魂窖內打敗不少精怪,肯定能完成任務。」


「哼,見識淺薄的小子!」手持利刃魔杖的邪使譏笑道。


近看她的鯨面獠牙,更顯駭人!


「焦木谷的精怪若像虛空幻境那些玩意那麼簡單解決,就不會那麼多人去送命了!」


司徒赦不服氣地說,「我可跟那些送死的庸人不同!」


初到魔界,可不能被隨便一個魔女看扁!


「什麼『隨便一個魔女』?」邪使絲毫不隱藏她會讀心的能力,不悅地說:「我是絕魔尊手下權力最大的邪使,你要在魔窟境內活動,最好先跟我打好關係!」


「邪使殿下所言甚是!我初至魔界,尚不甚熟悉周遭,還有賴您指點指點。」


司徒赦清楚自己新來乍到,功力尚淺,若對任何一個魔族使者硬碰硬,都是不智之舉。


邪使對司徒赦刻意輸誠並不怎麼買帳,「少跟我搖尾乞憐!我才不管你是新來的、還是絕魔尊多看好的傢伙!論資歷,你無疑要任我差遣!」


「或許我們可以合作……增加您的力量?」


「合作?哼!可笑!」邪使嗤之以鼻,「你受我命令只有去做的份。在魔窟,不會有所謂『朋友』的存在!唯有力量才是一切!」


見邪使氣焰高張,司徒赦的態度便更謙遜,「那麼,邪使殿下有什麼任務可以吩咐在下去辦?我一定全力以赴!」


邪使眼神?向魔界蒼穹,「絕魔尊吸取我們的力量,在天空佈下了魔族的封印,以抗拒仙族的侵略,維持魔族在無明界中絕對的統治。」


「原來天空所旋繞的符文,是我們魔族力量的絕對證明!」司徒赦抬頭,讚嘆道。


「我們魔族……」邪使冷哼一聲。從司徒赦這尚未化身靈徒和武生的半弔子口中說出這四個字,簡直侮辱了魔族強捍的形象。


邪使嘴角一勾,鯨面跟著扭曲,露出詭異的笑。「你到焦木谷去,為我取吸血蝠的骨骸回來。」


「吸血蝠?那是做什麼的?」聽起來很危險呢!司徒赦不禁想。


「吸血蝠的妖骨具有強大邪氣,是絕魔尊進行封印祭典時重要的祭品。」


邪使想,此回獻祭使者不知為何延誤時辰,不過若眼前這渾小子能幫她取回吸血蝠,她便可不費吹灰之力拿到絕魔尊面前邀功。


「這麼重要的祭品,邪使竟然要我去取?這當中肯定有險惡!」司徒赦心中度量。


邪使當然知道司徒赦心中的疑慮,便道,「是絕魔尊要我特別關照你,怎麼?不敢讓我秤秤你的斤兩?」


司徒赦聽到「關照」兩字,顧盼得意道,「好笑!不過是區區吸血蝠,以這秤我斤兩,未免太看不起我!」


「那我就看你怎麼表現!」


邪使這算盤打得精!若司徒赦白白送命,頂好少了一個跟她爭寵的對手;若能成功取回吸血蝠,她也可順勢邀功。真是完美的計畫!


見司徒赦自信滿滿就要出發,邪使喚住他,「這麼趕著去送死?」


司徒赦聽了不悅,邪使簡直把他當等閒之輩!但礙於她的權威,仍強抑怒氣。「邪使殿下還有吩咐?」


「你到焦木谷去順便幫我調查一下持怒的下落。他是負責從焦木谷運送回煉化祭品的使者,這回不知幹什麼去了,竟然給我耽擱這麼久!你給我去查出他的下落!」邪使毫不客氣地命令道。


司徒赦初來乍到,連焦木谷都還沒去過,邪使竟要他到那去找人,這聽來頗為難。「敢問邪使殿下,有線索嗎?」


「線索?就是要你去查線索的啊!還敢問我什麼線索?」邪使雖不耐煩,但持怒所運送的祭品蘊含大量邪氣,要是遺失恐怕會引起魔界動盪,仍不可輕慢。


邪使嗤哼一聲,道:「算了!你就從東青岩衛那邊下手吧!他和持怒是不共戴天的死敵,肯定知道一些內幕。要知道,最瞭解一個人的,往往是他的死敵!」


邪使給了司徒赦一把骷顱頭骨灰,要他隨時想回報的話灑落地上。


「這樣比較不會浪費時間。」邪使說。但未說明這是什麼意思,便催促司徒赦去找東青岩衛探聽口風。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