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包括李佩芳、微笑的人、特寫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鞋子、小孩和戶外

「回到投胎前的一刻,你為什麼選擇這個人當你母親?」進入催眠,我回到了即將要投胎的靈魂狀態。

❤️
從小到大我跟母親的關係一直是緊張的。

我從小活潑外向、好動也好學,國小幾乎沒念書就名列前茅,錯的題目都是粗心大意。每次拿成績單回家,母親看見的都是沒有滿分的科目而斥責我。

小時候我想學鋼琴,十分羨慕阿姨舅舅家有鋼琴,母親說:「你考前三名就買給你!」

我考到了,母親說:「你考第一名就買給你!」

下一次我考到第一名,揮舞著成績單回家。當時正在做午飯的母親說:「你連續三次考第一名就買給你!還會帶你去想去的迪士尼!」

粗心如我,當然沒有連續三次考第一名。名次一掉,就受到責罵。名列前茅被視為理所當然,上了嚴格的私立中學,群雄環伺,名次調得更厲害,在學校被老師打得雙手烏青,自覺心虛不敢回家說,母親看了成績單又加碼罰跪責打。母親對我的成績十分看重,反倒很少要求妹妹們。但我也不覺得偏心,因為我總是很會爲自己找樂子。

有一次罰跪,正在拖地的母親在我周圍用拖把擦出一個圈,囑咐我不可移動。頑皮如我怎麼可能聽話?趁她去倒水,便故意挪動膝蓋,見母親回來後又跪回去,結果母親二化不說又開扁。當時我沒有注意,是濕濕的膝蓋出賣了我。

升高二那年,學校舉辦美國的暑期遊學,這是我國二進直升班唯一的目的,想去美國遊學看看。母親在我進直升班時曾經答應讓我出國,但在我要跟她拿錢申請出國時,卻又出爾反爾,不讓我出國。她的理由是沒錢,但我在母親那裡存了稿費和紅包10萬元,我堅持可以用我的錢出去,她完全不想商量的回絕我。還要爸狠狠的把我跪打一頓。為此,我離家出走三天,每天去不同的同學家住,還是有乖乖上下課寫功課。第四天學校公布廣播了我的名字,阿伯送來了10萬元讓我報名遊學,要我乖乖回家。

後來母親才說,不讓我出國是因為奶奶在臨終前說我16歲會有個水劫,她怕我溺水不讓我去,要我跟爸爸到山上祖祠拜拜,問祖先可否出國?我得到了三個笑笅,氣到把笅摔在地上,賭氣轉身跑走,打算從山上走回家,後來還是被爸爸找到載回家,我性格太剛烈,他們後來也不堅持,就讓我出國。

後來,我也是平平安安的回來。

無論我成績再好、在報章雜誌發表再多文章,總是無法被正面肯定。 穿的衣服髮型無一不備挑剔,母親總希望我黑髮清湯掛麵、衣著樸素的去上課,若有不從,便會被無情的責備:「哪個大學生上課會穿得像落翅仔?」穿著細肩帶上衣和短裙的我也不甘示弱:「哪個落翅仔上大學成績可以這麼好拿獎學金啦?」

學習催眠的課堂上,我被老師叫上去當個案,我想要釐清我與母親的關係,便讓老師下指令:「回到投胎前的一刻,你為什麼選擇這個人當你母親?」

進入催眠,我回到了即將要投胎的靈魂狀態。老師說:「你可以選擇任何一個人當你的母親。」我的腦海裡閃過了許多從小照顧我的女性長輩,阿姨、同學的母親,但我的靈魂卻盤旋在母親婚前工作的成衣廠,看到了蒼白瘦弱的她正在奮力工作。

我思索著,該挑選什麼樣的女人成為我的母親?母親的同事個個溫柔,一向對我很照顧,但最後我人停留在母親的身邊,心中油然一股不捨之情。眼前這位女人在家庭一直沒有獲得足夠的愛、聰慧的資質也沒有被善待栽培。母親國小畢業想考初中,被家中反對送去工廠做童工,回家做粗重的家務。眼見著重男輕女的原生家庭,自己的兄弟都有不錯的成就,她認命卻不服,所以對於婚後的家庭總是強勢而帶刺。

「就讓她成為我的母親吧!讓我為她完成達不到的遺憾,延續一個精彩的人生。」決定投胎前,我想。

瞬間,我能夠理解母親對我的矛盾心結:望女成鳳,卻又嫉妒我不受規範的靈魂。她期許我打扮樸素、中規中矩,那是她投射自己上大學的想像。我榮耀她,卻也讓她失望。她把我當作平行世界的、少女的她,所以當我與她想像不符的時候,她感到憤怒惱羞。

理解到這點之後,我與母親的關係突然多了很多的諒解與柔軟。劍拔弩張的情形漸漸消失,我可以理解她帶刺語言後面的脆弱。在她過世前幾個月,我被提名「全國優秀女青年奬」。她在電話那頭說,我怎麼生到那麼好的仔(兒子)。

我終於聽懂,她對於自己生了三個女兒,沒有得子的遺憾。也很高興在她走之前,第一次聽到她對我的肯定。

我是少女的她,同時也是她望子成龍的期盼。

原來,是我選擇你成為我的母親。謝謝你給我肉身,讓我來地球體驗這一切。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