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捷運站,傾盆而來的大雨讓妳有點措手不及。

眼見時間就快遲到,妳腦中閃過兩個念頭:

一、等紅綠燈,到對街的便利商店買把雨傘,悠哉地走到同學會會場。
二、管他的!先跑吧!反正多躲幾個騎樓,淋些雨又如何。

懂你的人都知道你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

「真像妳的風格!」老同學看妳濕淋淋地跑進會場,「是忘了帶雨傘還是又掉在車上?」

妳聳聳肩:「反正買了,回家也是掉車上,幹嘛浪費錢?」

妳大口喝了桌上的Dewar's 12,柑橘加上清爽的香草氣味,彷彿一道暖流滑過喉間,驅走了淋雨後的寒意。香甜的蜂蜜口感,在唇齒間迴盪著餘韻。

人家說友誼似酒,越陳越香。妳倒是覺得,歲月,會幫妳過濾適合妳的朋友,繼續地一同往前。

高中畢業10年,同學一個個結婚、生子。同學會參與的陣營越來越龐大,個個攜家帶眷來參加。「同學會」搞得像「家長會」,家眷孩子的人數都比班上同學還多了。妳喜歡熱鬧,但抱持不婚主義的妳多少會有被催婚「關心」的尷尬。後來,妳索性另外約了場「只有同學能來的同學會」。找一個安靜的會館包廂,每個人帶自己各自的珍藏:酒也好、茶也好、自己作的菜餚也好。在沒有伴侶盯場、沒有小屁孩哭鬧的「同學會」中,好好暢所欲言。

「聽說妳最近在學動物溝通?那是真的假的啊?」

「把妳老公的照片給我看,我可以告訴你他的真心話。」

大夥笑成一團。

或許是氣氛,或許是友誼,或許是酒精讓人放鬆,說些無意義的話,真假也懶得計較。真正相信妳的,妳不需強調也無須贅言。

「各位,明年空假期出來,我帶大家去我們買的小島度假。」

「什麼小島?在哪?」微醺中,大夥鼓譟著。

妳拿起帶來的酒,說:「這是拉弗格(Laphroaig) 酒廠的酒,看到上面的編號嗎?只要把這六個號碼上網註冊,就可以得到艾雷島一平方呎的土地。等於喝36瓶,就有一坪土地。我們這幾次聚會喝的酒,我都有上網註冊土地,所以我們現在已經是島主之一啦!」

「慶祝我們成為海島王!」大家笑嘻嘻地碰杯。

儘管妳明白,成為島主並沒有辦法在島上作任何開採、建設動作,就連割草都不行,頂多就是插上一支小小的國旗留個記念。但想到在遙遠的蘇格蘭土地上,有屬於自己的一方土地,便覺得心往神馳。彷彿在現實生活受了委屈,地球另一端還有可以寄託的wonder land。

在那裡,我們都不需要長大。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