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杯High Ball!」妳坐在吧台前,慵懶地說。

 

女調酒師拿起杯子,熟練地在裡頭填滿冰塊,注入威士忌、攪拌。傾斜杯身,澆注入冰鎮蘇打水。女調酒師的每個動作都那麼輕巧,妳看著看著開始走神。

 

一杯清爽可口的High Ball出現在妳面前。「來!妳的High Ball!」

 

「大人真是無聊死了!」妳大口飲下,呢喃似地抗議。

 

「想說嗎?」女調酒師輕輕擦拭桌上的水漬。

 

其實她不問妳也會說。畢竟射手座是憋不住話的。

 

身為總經理特助的妳,工作量看似不繁重,但陪著總經理在人脈圈裡打轉,聽那些高層管理者唇槍舌劍、言不由衷,妳早就厭煩不已。但因為不用呆坐辦公室,薪水也還不錯,這工作也持續到現在。

 

「妳看!早上陪他們去打小白球,害我又曬黑了!我真不懂高爾夫球有什麼好玩的!」

 

「不喜歡小白球,妳倒是很喜歡點Highball。」女調酒師笑。

 

「第一次看妳幫別人調,感覺好像很好喝,就點了。畢竟這杯蘇打水比酒多,很適合不太會喝酒的我。」

 

「那要不要試試奶酒?」她建議。

 

「不了。我這樣喝比較像大人。」妳頑皮地笑了笑。

 

第一次看調酒師調Highball,妳聽了其他酒客介紹這名字的油來。有人說:「喝了Highball的球員就可以打出優美的弧線。」也有人說:「HIGHBALL指的是美國蒸氣火車進站前,高昇指示的信號球。」也因為酒精濃度被稀釋,HIGHBALL被引伸為「可快速飲用」的酒。妳聽著這些不一而足的說法,覺得新奇,卻也困惑。

 

「總覺得出了社會,問題最後都會變成好幾個答案。哪一個才是對的?我到現在還是無法適應當大人。」

 

「人生,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妳感覺自在最重要。」

 

「也是。印象中的酒吧都是昏黃黑暗的,妳的酒吧讓我感覺像夜半的咖啡廳,明亮卻很舒服。」

 

「這裡本來不是這樣的。我之前自助旅行,去了趟舊金山的『硬水』酒吧,明亮摩登的風格深深震撼了我,所以我回來後就把店的風格給改了。」女調酒師微笑說。

 

「我喜歡現在的風格。」妳說。

 

「我也喜歡現在的自己。」女調酒師為自己調了一杯Highball,與妳乾杯。一飲而盡。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