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重創後的巨響伴隨刺耳的煞車聲直擊耳膜,

她閉上眼,掩著耳朵想要大叫,那場車禍的巨響還是不斷不斷重複播放。

她回到家,收拾細軟,開始逃亡。






她領光戶頭裡所剩無幾的存款,買了車票,到另一個城市改名換姓重新生活。

她應徵了幾份不用身分證的打工,戴著漁夫帽發傳單、發汽球,

很累也沒關係,至少回家可以沾床就睡,不用面對那可怕的記憶。

偶而她會拿出行李袋裡的罐子,搖搖沙沙作響的銀罐、盛滿鹹水的玻璃罐,

然後伴著腦袋裡迴盪的煞車聲,潰堤,哭泣。










不知道警方還在找兇手嗎?

死者的家屬釋懷了沒?

看來是不可能釋懷的,連她都無法忘懷的事,那些至親又要如何走出陰霾呢?





那些沉痛的記憶跟著她遠走異鄉,她從此無法言笑。

她拒絕任何人的探問,拒絕那些前來追求的仰慕者。

她已經不是過去的她了,那場車禍後,她永遠不再是。






她每天晚上都做一個夢,一個從未更動情節的夢。

夢裡,她和最愛的他起爭執,

夢裡,他摔門走出客廳,

夢裡,她聽到刺耳的碰撞及煞車聲,

她從陽台看見他躺在血泊中,與她永永遠遠地分手。

於是她選擇逃亡。



一場車禍,謀殺了愛情,也讓身為幫兇的她無止盡的逃亡。

那兩罐裝著骨灰和淚的瓶子,還在行李,悄悄地彼此碰撞。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