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身的淑瑩被包覆著週身的冰水凍醒,淑瑩花了些時間適應黑暗,

發現自己躺在滿是冰水的浴缸裡,水面上還浮沈著冰塊。

淑瑩倏地想起新聞報導過的偷腎事件。

聽說有人到東南亞遊玩時被人迷昏強押走,

醒來的時候就泡在滿是冰水的浴缸裡,而腰際有疤,檢查後腎臟已不翼而飛。

「我的腎?」淑瑩當下伸手摸摸自己的腰際,

還好,腰際上並沒有任何傷痕或疼痛,倒是心口隱約發悶。

淑瑩扶著浴缸的邊緣緩緩起身,因為虛弱腿軟,差點又滑回浴缸。

她花了好大一番力氣才從冰水裡脫身,又花了一番心力摸索走到浴室門口,

當她摸到門把時,隱約觸及門上懸掛著的浴袍。

淑瑩拿下浴袍,趕緊裹上發抖的身子。

打開門,她發現自己正在一棟陌生的屋子裡,

而屋子的某處正傳來令人垂涎的食物香氣。

「好香。」

淑瑩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

現在的她飢腸轆轆,對烹煮食物的味道特別敏感。

淑瑩循著香味走到廚房,餐桌上已經擺滿了熱騰騰的佳餚,

還有一張用寶石戒指押著的紙條:

「老婆,妳先吃吧!電鍋裡還有大補湯喔,記得喝。愛妳的凱。」

原來這是勝凱的家?好漂亮的地方!

淑瑩將戒指戴回手上,漫步走訪屋子的每一間房間,

每個角落都傳來勝凱獨特的氣味。

勝凱的家好棒,好有設計感。

雖然是第一次造訪,淑瑩卻有住在這裡很久的錯覺。

淑瑩忘記跟勝凱在一起多久了,只確定自己以後一定可以跟勝凱在一起很久很久。

淑瑩吃著勝凱為她準備的飯菜,腦海裡不斷浮現勝凱的面容、

勝凱說過的話、勝凱為她做的事……,

她滿腦子都是勝凱,心裡感到紮實的幸福。

打開電鍋,迎面撲來的是一股酸臭的氣味,

淑瑩本想蓋回鍋蓋,但這是勝凱特別為自己熬的湯,不喝如何對得起勝凱?

淑瑩盛了一碗湯,發覺湯頭是用烏醋、酸菜和內臟熬煮的煲湯,

每一口都讓淑瑩的牙齦酸得顫抖。

淑瑩勉強喝了兩碗讓身體回溫,然後一口氣掃光桌上的佳餚。

勝凱回來的時候,淑瑩已經在沙發上累到睡著了。

當勝凱把門關上時,淑瑩突然睜開眼睛:「老公……」

淑瑩興奮地飛奔到勝凱身邊,直往勝凱的懷裡鑽。

勝凱微笑地摸摸淑瑩的頭,「今天有沒有想我啊?」

淑瑩像個孩子似的認真地說:「有啊!好想好想你耶!」

「嗯!很乖!」

勝凱滿意地點點頭,將手上的提籃交給淑瑩,「這是禮物。」

「這是什麼啊?」

隱約聞到騷味的淑瑩不是很舒服,淑瑩將提籃打開,原來是一隻小型的觀賞犬。

「你送我狗幹嘛?」

勝凱微笑,「怕妳整天在家太無聊,我把小絲帶來陪妳作伴啊!」

「小絲?」淑瑩面露疑惑,好像第一次聽到這名字一樣。

「妳最貼心的小女兒啊!」

狗騷味一直鑽到淑瑩的鼻腔,讓淑瑩感到一種無形的威脅。

淑瑩將提籃塞回勝凱手上,「我不要!我只要你陪我就好。」

「妳不是最喜歡狗嗎?」

「哪有!」淑瑩緊抱著勝凱,「我最喜歡你啦!我要二十四小時都跟你在一起。」

勝凱滿意地笑,故意逗她:「可是我要工作耶!」

「不管!你去哪我都要跟!」淑瑩耍賴地說。

後來果真如淑瑩所言,勝凱走到哪,淑瑩就跟到哪。

淑瑩看著勝凱洗澡、吃飯、看電視,就連勝凱到樓下交管理費淑瑩都要跟,

有時勝凱不帶她出門還會一哭二鬧,簡直比狗還黏。

儘管後來小絲無緣無故從狗籠消失,

而晚餐桌上多了好幾道來路不明的肉料理;

儘管鄰居言之鑿鑿說,那天下午的確聽到他們家傳來狗狗淒厲的哀鳴聲。

然而除了小絲「無端」消失外,淑瑩變得越來越天真單純。

她除了送勝凱上下班外,其餘時間都乖乖在家裡等著勝凱回來吃飯。

自從她搬進勝凱家後,送勝凱上下班成了她一天中最重要的例行公事。

她總是含情脈脈地看著勝凱走入醫院,直到看不見他的身影才落寞地離開。

淑瑩變得不會抱怨、不會耍性子、不會咄咄逼人,

她幾乎沒有物欲,從不要求勝凱為她添購任何東西,

對於勝凱偶而帶她出門散步就歡喜地像得到了全世界。

對於淑瑩個性上的轉變,勝凱有說不出的滿意,

尤其是那天在醫院外巧遇明昱時,淑瑩的表現……

這天,淑瑩如往常地送勝凱到醫院上班,

當淑瑩正要打道回府時,正巧碰見在醫院門口抽煙的明昱。

明昱主動向淑瑩打招呼,淑瑩卻視而不見地快步從明昱面前離開。

「淑瑩……」明昱向前拉住淑瑩,

「妳去哪啊?消失了好幾個月!我找了妳好久,打電話也不接,家裡都沒人應門!」

淑瑩將明昱的手重重甩開,口氣冷漠:「你是誰?」

「你問我是誰?」明昱感到荒謬,「我是你男友啊!」

「我不認識你!」淑瑩目露凶光,「你再糾纏我的話,我就叫我老公來!」

「老公?怎麼?妳結婚了?」

明昱低頭看淑瑩手上的戒指,不見新的結婚戒指,依舊是幾個月前那枚寶石戒指。

「不關你的事!我又不認識你,幹嘛告訴你!」

淑瑩淡漠地說,加緊腳步搭計程車離開。

留下明昱一頭霧水地站在原地。

勝凱在螢幕前看見這幕,心裡很是暢快。

對講機傳來另一位醫生的聲音:

「詹醫生,心臟移植手術還有半小時就要開始,請你先準備一下。」

「好。」

勝凱不會後悔為淑瑩動那場手術,

雖然犧牲掉養了十幾年的小布丁,但換來一個忠誠的妻子也是划算的。

這麼看來,狗還是比人忠心多了,呵。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