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天還沒亮,我便被一陣「多重奏」的噪音吵醒。

「天殺的,吵死人了!」

小咪姊丟下滿是恨意的夢囈,將枕頭蒙著耳朵,繼續睡去。

我則因為受不了噪音而醒來。

不,不是昨晚那氣勢磅礡的打呼加磨牙聲,而是「天災人禍」式的噪音。

窗外正下著轟然的大雷雨,小小的寢室裡迴盪著節奏輕快的電音舞曲,

外加詭異晃動的「喀拉喀拉」聲。

我心中一驚,「喀拉喀拉?莫非,室友是虎姑婆?」

想起小時候老哥老愛說來嚇我的民間傳說,不禁偷偷在棉被裡摸摸自己的雙手。

呼,好險手指頭沒被吃掉。

我吁了一口氣,接著偷偷摸小咪姊的手,好險她也十指健全。

「喀拉喀拉」不是虎姑婆啃手指的聲音,那是……?

我偷偷往床架下一看,卻被突然其來的歌聲嚇到。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我是你的新寶貝……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愛的故事在做崇……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青春千萬別浪費……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慢了就不要後悔……」

只見室友一邊扯著破鑼嗓子唱著「閃亮三姊妹」的「快來快來約我」,

一邊活力四射地搖著活像念珠的呼拉圈,

電子音樂加上搖動呼拉圈的聲音,與窗外的大雷雨相互較勁著。

如果室友唱歌好聽也就算了,

問題是,她的歌聲讓我直接體會到參加「胖虎演唱會」的極刑。

「呃……可不可以請妳小聲點?」我說。

好啦,我跟我哥一樣,出了門根本是俗辣一個。

或許是我聲音太小,室友充耳不聞地繼續唱著晃著。

我翻身搖搖小咪姊求救,花了好大一番力氣才讓小咪姊張開眼睛。

「殺九百九十八刀……」

小咪姊睡眼朦朧地呢喃,看見是我,她溫柔地問:「阿美,怎麼啦?」

我附在小咪姊的耳邊說:「小咪姊,妳不覺得有點吵嗎?」

小咪姊凝神一聽,「我還以為我們在『金多蝦』唱歌?」

「不是,是室友……」我偷偷指著陶醉在飄歌和運動中的室友。

小咪姊一看,嘖了一聲:「真是太不像樣了!」

隨即將身子攀向床架,搬出平常教訓老哥的音量:「喂!」

這一叫,室友馬上回神。「咦?新同學喔?妳好,我叫謝璇。」

「誰是妳新同學啊?」小咪姊沒好氣地說:「現在才幾點?妳知不知道妳在幹嘛?」

「現在喔?五點多了啊。我在做起床操。」這謝璇還真古意,竟然有問必答。

「妳要幾點起床是妳家的事,非得要吵得大家都不能睡嗎?」

「我……我不過就是作作運動、練練歌而已啊……」

謝璇委屈地說,眨巴的大眼閃著可憐兮兮的淚光。

「吼,妳到底知不知道妳錯在哪?」

小咪姊耐性盡失,她一骨碌地翻下床,走到正在播放音樂的電腦前,

用滑鼠將正在往右跑的音軌游標往後拉了一點點。

咦,竟然不是把歌曲關掉?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我是你的新寶貝……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愛的故事在做崇……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青春千萬別浪費……」

「閃亮三姊妹」將剛才謝璇唱過的部分又重唱一遍,

謝璇楞楞看著小咪姊,完全不明白小咪姊的意圖。

就連我也不知道。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慢了你就要後悔……」

「對了,就是這裡!」小咪姊突然將歌曲停住,

「這句歌詞是『慢了你就要後悔』,

而妳剛才唱的是『慢了就不要後悔』,妳唱錯了!」

哇咧!我差點從上鋪滾下來。

然後,小咪姊帶著謝璇又將那段副歌唱了一遍。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青春千萬別浪費……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慢了你就要後悔……」

「沒錯,就是這樣!」

小咪姊嘉許地拍拍謝璇的肩膀,兩人完全沈浸在飆唱的喜悅裡。

天啊!她們當這裡是「金多蝦」嗎?

原本以為小咪姊會阻止她的,

沒想到她們竟開始興致勃勃地討論起搖頭樂的最新點歌排行榜。

唉!我看我不用睡了。

「欸!阿美,妳要不要一起唱?還有,這玩意還滿好玩的說。」

小咪姊一邊試搖串珠呼拉圈,一邊吆喝著我加入他們的清晨狂歡。

「不了!」我別過臉,默默地垂著淚。

我忽然想起家裡那總是煙霧瀰漫的透天厝,

雖然小弟和老哥老是在打四色牌消遣,但至少我說要睡,沒人敢出聲吵我。

可憐我來到宿舍夜半要聽「吱乖吱乖」的磨牙聲加如雷的鼾聲,

天還沒亮就要忍受載歌載舞的「胖虎演唱會」。

我這是在幹嘛?不如休學算了!

「嗶嗶」,手機傳來簡訊的聲響。

我按鍵閱讀,是阿峰傳來的簡訊。

「大小姐,今天凌晨中度颱風『哪吒』抵台,

請您今天參加開學典禮時要特別留心。

E化組組長阿峰敬上。」

「什麼?有颱風?」我不禁驚呼。

「難怪風雨這麼大。」謝璇眨著天真的大眼說。

「這種雨我等下怎麼開工?」小咪姊擔心地說。

我倒開心,「說不定開學典禮會取消呢。」

沒有開學,我就不會是T.K.大學的新生。哈哈!正如我意!

「不會的!」小咪姊斬釘截鐵地說:

「T.K.大學的典禮都是風雨無阻的,就像檳榔樹一樣,風雨生信心。」

「哇!阿姊,妳好有學問喔!」謝璇崇拜地望向小咪姊。

「那還用說!我可是『全省檳榔西施語文競賽』的常勝軍呢!」

謝璇一聽,訝異地說:

「不會吧?莫非……妳是江湖人稱最有文學造詣的小咪姊?」

「好說好說。」小咪姊驕傲地挑挑眉。

「哇!我竟然有榮幸和小咪姊一起唱『快來快來約我』!

天啊!我一定要跟朋友好好炫耀才行。」

「話說回來,妳怎麼會聽過我?」

「我們家是開卡拉ok的,每次客人來都嘛指定要吃『帥嘴檳榔』。

有誰不知道小咪姊包的檳榔料多、實在、又涮嘴?」

我訝然,「原來小咪姊妳這麼有名喔?」

謝璇儼然是小咪姊的後援會會長:

「妳現在才知道,小咪姊可是檳榔西施界的第一把交椅耶!

論長相、論身材、論腦袋,誰能比得過?

好多企業家第二代都想認識小咪姊呢!

可惜,聽說小咪姊早就名花有主……」

小咪姊自信地笑:

「妳聽!我在外頭的評價多好,只有妳殺千刀的笨哥哥不懂珍惜。」

「啊?不會吧?妳是義和堂堂主的妹妹?」

「呃……」原本想低調的,竟然還是被認出來了。

小咪姊爽快地說:「沒錯!他哥就是徐志明。」

「嗯,叫我純美就好!」真是有夠尷尬。

「徐純美小姐?失敬失敬!」

都說叫我純美就好嘛!

「欸!跟妳打個商量,在學校可不可以不要透露我的身家背景。」

「沒問題!徐大小姐一句話,小女子在所不惜。」謝璇豪邁地說。

現在是在演武俠片喔?

「嗶嗶」,手機又傳來簡訊的聲響。

「大小姐,今天原訂早上九點的開學典禮延至下午在大禮堂舉辦,

而原本的新生座談會則移至早上九點,請您不要睡過頭喔。

E化組組長阿峰敬上。」

嘖,果然還是如期舉辦。我將手機簡訊遞給小咪姊和謝璇。

「咦?這次的颱風叫『哪吒』耶!不知道誰取的,真是好名字!」

謝璇看到上一通簡訊,開心地說。

小咪姊沒好氣地說:「哪有好?妳不要告訴我妳有在玩『三太子』on line!」

謝璇瞪大了眼,「妳怎麼知道?」

小咪姊捏緊拳頭,「妳的暱稱不叫春嬌吧?」

謝璇無邪地說:「不是啊,我叫『人見人愛小美豬』。」

「那就好。」

唉,小咪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春嬌。

其實聽到颱風的名字叫『哪吒』,我還滿高興的。

因為我們家靠三太子吃飯,而颱風選在我開學典禮時降臨,如同一種好兆頭。

爸媽去進香的最後一間寺廟,就是供奉三太子的廟。

我趴在床上聽著窗外的雨聲,就好像,爸媽也來看我似的。

「殺一刀、殺兩刀、殺三刀……」

我在心裡默默砍著老哥,打算在九點之前,至少再補眠補眠。

小咪姊和謝璇開心地又將「快來快來約我」唱了好幾遍。

Orz……

#新小說【台客,愛老虎油!】,絕對腦殘連載中#

--

--
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
sleepdevil: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0
ekieki: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0
kyrc: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0
bluefoxangel: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0
Truefer: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0
ytcc: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1
FreedomX: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1
sleepdevil:就像檳榔樹一樣---檳榔樹是淺根植物,很容易倒的 06/09 23:33
Truefer: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3
wu1990: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4
ssker: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5
springna: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37
sleepdevil:小美豬耶∼汪踢版的美豬版主也上場了 06/09 23:39
valance: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40
epeople: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41
littledemon: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41
littledemon:一看到室友的名字我就笑翻了XD 小美豬要更出名了XDDD06/09 23:42
fay88:本文經小美豬同意演出 06/09 23:43
suriel: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44
eyecatcher: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44
bh2006:推薦這篇文章 06/09 23:46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