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羽翼...BY山鎧蕘
他們說,雨季於焉開始。 

在睡夢中的雨林,我一腳踩進腐葉爛泥裡,感到一份肢解、回歸大地的釋然。暴雨已過,我遊走經過一條長街,突然襲來的花香,在鼻尖一捺,眼前,仍是莽莽的人陣。 

藉著這麼一點靈異的香息,我雙腳一踮,在這大城的上空飛翔。才給雨水漱洗過的空氣,讓我的飛行較以往更順利。我手臂伸張帶起的風,妳若看見,那是怎樣的色彩?會是怎樣的流態? 

在風裡,時間是流動的,空間是流動的。在大崙山上的斷涯,厭世者自殺的最佳舞台。若湧身跳下,在死亡降臨之前,那是怎樣的飛行?死亡的媚惑,我在梵谷的畫裡見過。愛的狂放、激越、不安,我捂著自己的左胸,看見它是如此駭人的心電圖。 

我還須復述一次嗎?人類身上的神性,因愛點燃﹔此身凡骨,因愛而生翼,得以扶搖直上,越過深淵。因此,當我與妳在一起,恍兮惚兮,言詞少而氣息微,妳當知道我並非對妳厭倦。而當我恍然此身正分分秒秒朝向衰老,我不免懷疑,幾時我將失去飛行的能力? 

可記得馬奎斯的那篇成人童話,翅膀負傷掉落地球的老人,在凡塵間形同豬狗畜牲,化膿生蛆,心如死灰。然而,終有一天他振翅颳起砂石,憑風借力,再度直上藍天。我每讀至此,總想讓馬奎斯當我的守望天使,保證我的飛行能力永不墬失。 

星光不曾黯淡,流年暗中偷換。我此次一如從前,來到妳的窗前,看妳的今日,看妳沉在幸福的暖流裡,微微的感嘆。 

讓我不禁想起:暴雨中的蝶要如何逃生?搖籃是否是墳墓的動詞? 

5.21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