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離開後的隔日,我的床被一片濕濡。

「是血!」翻開棉被,我驚呼!

鮮紅的血摻著大大小小的血塊染紅了我淡藍色的床鋪,遍染的血跡隱隱描繪出一個人形。

人形蜷曲著身體,側臥著,在我的腰際。

那姿態,就好像我深愛的你。

我的下腹絞痛不已,勉強翻過無力的身軀,在床頭摸索著止痛藥,配著苦澀的唾液,一口,嚥下。
我躺著等腹痛緩解,心卻不知怎地灼痛不已。

我想起你。

床上的血影躺的是你的位置,縱使你已缺席多時。

我仍舊無法忘記你。

止痛藥止了身體的痛,心卻好似不是我的,絲毫不受藥效影響。

痛。

像是被一刀刀緩緩凌遲地痛、像是被一棍棍棒擊地痛、像是被萬箭同時穿刺地痛,像是……。

你其實什麼也沒做,只是離開我。

我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按下了電話號碼。

「救我!」

這是我闔眼前的最後兩個字。

醒來,眼前一片透亮。

「我死了嗎?」我問。身體好輕。

「妳在醫院裡。」護士為我換點滴,邊說。

我有點失望。

「妳知道妳懷孕了嗎?」醫生問。

我搖搖頭。

「妳的子宮現在還在收縮,所以還會痛。我剛剛已經幫妳打止痛針了。」

我點頭致謝。

「不過,剛剛幫妳檢查後我一直不解。這孩子在子宮內待得比我想像還久……」

「多久?」護士問。

「它三歲了。」我說:「它的名字,叫做承諾。」

我不會告訴別人,你的離開,你的失守諾言。

噓。



20060526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