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聯合報╱夏霏】
小妹從小聽話,因為寡言,她幾乎沒有朋友,直到升小三轉校之後。

聽小妹說,她在新的班上交了一個活潑的手帕交曉莉,我們看她變得快樂,也為她感到高興。她開始會在放學後到曉莉家玩。某天晚上,小妹過了十點還沒回家,焦急的我們打電話到曉莉家,接電話的是曉莉的媽媽,她說沒看見小妹到她家。

我們不相信小妹會騙我們,便直接到曉莉家找人,按了門鈴後,有一個橫眉豎目的男人醉醺醺的來應門,他滿口酒氣地說我家小妹今天根本沒來。爸爸不相信,執意要進屋找人,那男人開了門,爸爸終於在曉莉房間的衣櫃裡找到小妹。

原來曉莉的父母離異,曉莉跟了媽媽,後來曉莉媽媽改嫁,便很少理她,剛好小妹那時轉校過去,她便將小妹視為唯一的玩伴。那天小妹來玩,剛好碰到曉莉媽媽與繼父酒後爭吵,曉莉想要小妹留下來陪她,便將小妹鎖在衣櫃裡。爸爸將小妹救出來後,對曉莉的媽媽訓斥了一頓。回到家,爸爸要我幫小妹洗澡,小妹不肯,我將她拖入浴室,才發現她身上全是藤條打的傷。

小妹委屈地說:「曉莉說,這是愛的表現。」原來曉莉看慣繼父打媽媽,以為「打是情罵是愛」,也學著繼父拿藤條打小妹。我聽了很震驚,要求爸媽緊急為小妹轉班。

小妹經過這個事件,原本沉靜的個性變得更加寡言,升上國中後更是鬱鬱寡歡,且開始向家人伸手要錢,爸媽不給就跟我借,問她為何要錢,她也不說。有一天半夜,樓下鄰居打電話到家裡來說他家的店裡遭小偷,爸媽下樓竟然看見小妹愣愣站在店裡,手裡還握著從抽屜偷來的錢。後來才知道她在學校被小太妹盯上,每天都得給她們「零用錢」。仔細深究,欺負她的同學背景多半是家庭管束太少的問題學生,但我們當家人的也該檢討是不是太少和她談心。

這兩次的經驗讓我們一家更加團結,小妹也在我們的關心之下,逐漸走出陰霾。



(文中為真實經歷;曉莉為化名) http://www.udn.com/2011/3/9/NEWS/LIFE/X1/6198446.shtml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