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綺吃力地將行李拖拉上六樓的公寓。

這是一棟老舊的公寓,公寓外藤蔓密佈,

牆壁上到處都是壁癌,而且樓梯間瀰漫著一股濃稠的異味。

像是死老鼠的氣味。

「唉!比想像的還糟!」

婉綺十分後悔自己還沒看過屋子就急著搬進來,

難怪這裡租金這麼便宜,而且都已經學期中了還有空房。

婉綺爬到三樓時,已經滿身大汗。

「呼!」婉綺將行李放在樓梯口,坐在上頭喘氣歇息,一邊環顧著昏黑的樓梯間。

「天啊!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壁癌真噁心!希望房間不要這麼糟才好。」

一個男生正好下樓。

「啊!對不起,擋到你的路了。」婉綺趕緊站起,挪了挪行李。

男生親切地笑笑,「沒關係!需要幫忙嗎?」

「呃……」婉綺遲疑了一下。

男生看婉綺身上大包小包,而且地上還躺了個大行李箱,不禁驚呼:

「這麼多行李都是妳一個搬的?沒有朋友幫妳嗎?」

婉綺看著自己一地逃難似的行李,笑著搖搖頭。

「那我幫妳吧!」男生一把提起地上的大行李箱,「妳要到幾樓?」

「六樓。」

男生笑,「真巧!我女朋友也住六樓。」

「嗯,真的很巧。」婉綺也笑,「我叫邱婉綺,你呢?」

「我叫朝旂。呃,我的名字不是很好寫,我拿名片給妳看。」

朝旂空出一隻手,打算拿皮夾裡的名片。

「不急。我們先把行李搬上去再說。」

婉綺將行李重新背回肩上,「反正你以後也會常來,不是嗎?」

「也對啦!不過第一次見面沒給名片,感覺滿失禮的。」

「不會失禮啦,反正我也沒有名片可以給你。」

朝旂優雅地笑了笑,還是將皮夾打開,抽出裡面的名片:

「初次見面,我叫施朝旂。」

婉綺接過名片,「原來是這個旂,真的滿特別的。」

朝旂指著名片上的字說:「這字念ㄑㄧˊ,跟旗子的旗是一樣的讀音。」

婉綺點點頭。「我倒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字。」

「對了,妳說妳叫婉綺,妳的名字怎麼寫啊?」

「婉是女部旁的婉,綺是綺麗的綺。」

「婉綺……」朝旂默唸了婉綺的名字,「嗯,真好聽。」

「謝謝。」

兩人邊聊邊上樓,朝旂將婉綺的行李搬到公寓門口時,手機突然響起。

「喂?什麼?他竟然這樣對妳?好啦,乖,別哭了。妳現在在哪裡?……

好好,我知道了,現在馬上過去!」

婉綺見朝旂忙著講電話,對他比了個OK的手勢,示意他可以先走。

「不好意思。」朝旂掩著話筒對她用唇語致歉。

婉綺搖搖頭說沒關係,還是謝謝你的幫忙。

朝旂朝婉綺揮揮手,邊講手機邊下樓:

「妳吃過飯沒?我順便幫妳買便當。要喝什麼?

菊花烏龍加珍珠?冰的熱的?哪一家?要加糖嗎?……」

「真是個細心的男生。」婉綺心想。

掏出鑰匙打開公寓,映入眼簾的是滿地的鮮紅液體的客廳。

一句死貓屍體躺在血泊之中。

「嘔……」婉綺忍不住乾嘔。

「嚇到妳啦?」一個低沈的男聲冷冷地在她背後說。

婉綺臉色刷白,「這……這是……」

「這是我的新作品,喜歡嗎?」

男生走過婉綺身邊,將腳踏入血泊之中,拎起那隻深灰色的死貓,

「來,仔細看看,是不是很棒?」

「啊……不要!」婉綺嚇得邊尖叫邊退後。

那男生提著死貓,一步步朝婉綺走近。「看看嘛!妳會喜歡的!」

「余岡駿你這變態!」一個女孩從房間走出,怒氣沖沖地對血泊中的男生大罵: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准在家搞這玩意!你再這樣我叫房東把你給轟出去。」

岡駿無所謂地笑笑,將沾滿腥血的死貓抱在懷裡,

「唉唷!開個小玩笑而已,幹嘛這麼認真?」

女孩一把將發抖的婉綺拉到身後,

「這什麼爛玩笑,無聊!限你今天之內把客廳恢復原狀,不然我就去跟房東講。」

岡駿邊摸懷裡的死貓,邊用腳踢踢地上的血泊,

「唉唷!這也是我費了好幾天才完成的作品耶,妳們不鼓掌好歹也別嫌棄嘛!」

「髒死了!你三不五時就搞這套,誰受得了?」

女孩皺眉碎念,轉身望向婉綺,「對了,妳是新室友吧?妳好,我叫名雅。」

「喔,我叫邱婉綺。」婉綺感到後悔萬分,恨不得現在就離開。

「雖然我已經簽約,不過我再考慮看看要不要搬進來好了。」

名雅看婉綺膽怯的樣子,拍了拍她的肩膀,

「唉唷,妳別怕。他那人是怪了點,但挺有才華的,算起來還是個才子。

妳也知道,才子總有和常人不同的地方。」

「殺貓也是種才華?」婉綺心裡嘀咕。

「來,我幫妳把行李搬進房裡吧!這裡留給他一個人收拾就好。」

名雅熱心地拿走婉綺背上的背包,「妳就這麼一點行李?」

婉綺指指大門,「還有的在門外。」

名雅偏頭,看向大門:「哇!還真不是普通的多耶!妳一個人搬上來的?」

「我剛剛在樓梯口遇到一個男生,他有幫我搬。」

「妳說的是朝旂嗎?」

「對對對!他說他女友也住六樓。」

名雅大笑,「他說的女友就是我啦!」

名雅將婉綺的行李搬到空房,婉綺不好意思地道謝。

「謝什麼,大家住在一起就是要互相幫忙阿。」名雅豪爽地說。

「請問,這裡住了幾個人?」

「嗯,加妳四個。我和心怡的男友偶而會來過夜,不過妳別跟房東說喔。」

名雅俏皮地眨眨眼。

「所以說,我們這裡住了三女一男?」

「是啊!我們這層公寓超妙,住的全是雙子座的。對了,妳的星座是什麼?」

「我也是雙子座,不過我的生日介於金牛雙子中間。」

「我也是耶。我是五月二十二日生的,妳呢?」

「我跟妳同一天!」

「哇!真的好巧喔!」名雅開心地拍拍手,

「等心儀怡約會回來,我們晚上來好好慶祝一下。」

「客廳那個男生也會來嗎?」

「當然啊!我們都是一家人嘛!」

婉綺想起他抱著死貓冷笑的模樣,不禁頭皮發麻。

或許,明天該跟房東談談退租的事。

--
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