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厲夫海:http://www.wretch.cc/blog/lifuhai1982


  「老王,這就結束了?」王道海見這幫人來得快,走得也快,遲疑著問道。

  「那你還想怎麽樣。現在都在講效率,效率。懂嗎?」聽到王道海的疑問,李波立即答腔。

  「好了,你們兩個小子別鬥嘴了,我們也回去了。」老王適時的開口,這才暫時止住兩人的拼鬥。只是到了車上,又是一番不亦樂乎。老王也只是看著熱鬧,並不再插嘴。

  所裡也正上演著一段鳳求凰的好戲。「喂!你的那位又來了。」方紋輕輕碰一下龍玲,怒著嘴輕聲說道。

  「誰的那位?」龍玲白了她一眼。轉身看去,不由大叫天哪!是方天健。

  方天健也看到龍玲,徑直走了過去,龍玲假裝沒看到他,隨手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來。

  「同志。」方天健來到他桌邊,用手指敲敲桌面說道。

  沒辦法,龍玲只得放下文件,一股無名怒火從心中升起。還沒來得及開口,方天健搶先道:「別誤會,我是來報案的。」

  「報案的?來,到我這來。」剛回所裡的王道海便發現龍玲桌邊粘著一個人,不由得沒有好氣的說道。

  聽到後面有聲,方天健轉頭看了看,一個年青的公安正對他怒目而視,「不用,我就找這位女同志。」開玩笑,又不是來找你的,誰理你啊!這才是方天健的心聲。

  「好,說吧!什麽案子?」見躲不過,龍玲拿出記錄本與筆,做出記錄的準備,她是壓根不信他有案子要報。戲弄公安!哼!有你好瞧的。

  「我的錢包丟了。棕色的鱷魚皮夾,裡面有一千元現金、提款卡……」

  聽到方天健喋喋不休說個不停,龍玲好心提醒道:「你要知道報假案,罪可是很重的。」

  「假案?怎麽可能?我所說句句屬實。」方天健一副確有其事的說道。

  「喲!這是誰家的狗。」一條灰黃皮毛的家狗闖入人們的視線,如果不是搭下的耳朵,與狼可是有得一比。

  「皮特,你怎麽來了?」狗主人開口了,方天健上前與他的愛狗打著招呼。

  「棕色鱷魚皮錢包。」龍玲念著筆錄,指著狗嘴上叼著的問道,「是這個嗎?」

  這時眾人才註意到狗嘴上確實叼著一個錢包。「哦!天哪!皮特,你幫爸爸找到了,真是個好孩子。」貼著狗耳卻是「誰讓你來破壞我的計劃的,看我回去怎麽收拾你。」

  方天健誇張的表演,龍玲已沒興趣看了,「消案」,只在記錄本上寫下兩個字。

  「當!」老式的吊鐘發出悅耳的音節,下班時間到了。「玲,我請你吃飯。慶賀我的錢包失而復得,也慶賀你第一天上班。」這才是方天健一直等待的。可惜他今天好像運氣並不好。「不用了,今天我們所裡為兩位新同事接風。」王道海立即打消了方天健的提議。

  方天健看著這個一直針對他的小青年-情敵,他立刻下了判斷。「這更好,我也參加,人越多越熱鬧。」明白了這點後,他才不會給他們獨處的機會。

  「好,你請客。」

  「NO PROBLEM,龍大小姐開了口,我照辦,就在對面的餐廳吧。」方天健立即同意,指著對面的西式餐廳,本是打算來個二人世界,卻平白多了這些電燈泡。

  「西餐廳不適合吧!」王道海立即出言反對。

  「好,就對面。」不吃窮你,讓你知道厲害,誓不罷休。

  西餐廳很多人都知道但卻沒去過,所以在眾意之下,王道海的抗議無效。「喂!兄弟,危機啊!」看到一直圍著龍玲轉的方天健,李波來到王道海身邊耳語。也不由暗自慶幸自己沒選她,看看自己的目標:嬌嬌柔柔的,一碰都會壞掉似的,這才是美女嗎!

  恢復女裝的龍玲好像公主一般,美麗大方,王道海真希望他能成為公主的衛士,揮劍斬走那只可惡的蒼蠅。不過這只蒼蠅很有頭腦,把所裡人都哄得很開心,為以後的進出做準備。所裡的人當然明白這點,也從心裡想幫王道海,但小地方的派出所也太無聊了些,正好有這樣的戲碼怎能錯過,再說這男歡女愛的事,也不是他們所能決定的。

  當西餐廳熱鬧非凡時,西郊公墓,又一對男女來這裡幽會……

  「所長,有命案。」在眾人正在歡慶,王道海與方天健較勁的時候,值班警員跑來報告道。

  這個報告不光打斷了人們的敘話,更打破了人們的興致。室內靜了下來,所長也放下手中的水酒,開口說:「同志們,接風宴到此結束,立即趕往做案現場。」

  「是。」全起身敬禮而去。龍玲方紋在王李二人顧忌色狼(方天健)的情況下,也得以前去。餘所長也沒說什麽,身為公安,這是早晚的一天,早早適應也好。

  西郊公墓,這是王道海他們一天之內來往兩次了。與上次情形一樣,一對年青的男女緊緊地抱在了,眼中露出驚恐的目光,丟在地上的手機仍然開著,顯然是他們自己報的案。

  「玲,你不要緊吧!」看到龍玲面前發青,方紋關心的問道。

  「怎麽了?你還是回避一下吧!」王道海趕快偎了過來,關心道。李波也勸方紋回避,第一次見死人,難免會不舒服的。

  龍玲搖了搖頭,她臉色發青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她看出兩人的死因:沒了靈魂。她在擔心,害怕是那個殘魂做的。「所長,明天我想請假一天。」龍玲做了決定。

  所長看看她,雖然剛上班便請假不合規矩,但她的面色實在太差,所長只得點頭答應,並好言安慰。不過當王道海想護送她回家時,他最不想見到的主-方天健又出現了。雖然他想去,但在所長認為是連環殺人案後,所裡這點人手根本不夠用,又豈會放他而去。


作者厲夫海:http://www.wretch.cc/blog/lifuhai1982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