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厲夫海:http://www.wretch.cc/blog/lifuhai1982








方天健第一次與龍玲驅車來到她的翡翠居,這裡他雖來過多次,
但他還是說道:「好漂亮的房子。」

龍玲這才發現他的存在,堆在門口不讓他進去。

「不請我喝杯水嗎?」方天健找著藉口。

「我想我們還不到登堂入室這一步。」龍玲寸步不讓。

「好好,我不進去就是,你好好休息。」雖沒進得了屋,方天健
仍是很高興,因為龍玲開始承認他們的關系了,他的功夫沒有白費。

在他收回腳後,龍玲關上門,開始睡覺,明天她還有重要的事要做。

「玲,今天怎麽起得這麽早?」次日清晨,方紋剛才起身,龍玲
己買好早點,不由驚訝不已。

「來,快點吃。」龍玲招呼她道。

方紋也不追問,徑自坐下用她的早餐,今天她可是要上班的。

用完早餐,方紋剛跨出房門又探回頭開玩笑問道:
「你的那位,昨天沒怎麽樣吧!」說完立刻咯咯逃去。

「你個死丫頭片子!」隨著罵聲,一塊抹布飛了出去,打在房門
上。想起這幾年,又高興又羞怯的道:「很快便二十二歲,終於
可以熬過去。」原來她早喜歡上方天健了,只是由於禁忌,方家
的禁忌。現在這禁忌即將被打破,被人說了這麽久與方天健的事
,她的內心早已默認了。

懷春少女,心情總是難平。看看還有一個星期便是她的生日了,
多年的寧靜心也被打破。

整整一天,她僅畫出一張渡化符。看看天色,日頭偏西,很快黑
夜即將來臨,她也該出門了。打開衣櫃,取出一身紅色的皮衣,
火紅似火那種,陰暗之物怕火怕光明,這是常識。

「看來只好用你了。」手提著工具箱,龍玲便出門了。由羅盤指
引,一路直指西郊公墓。

「果然是這裡。」

「救命!」「救命啊!」不遠處傳來的呼救聲,讓她已不必使用
羅盤定位了。立即快步趕去。

「哪裡走?」一個縱身,攔住那個陰魂。「果然是你!」面對面
龍玲便認出這個殘魂,不,現在已經是噬魂了。在現代社會殘魂
變為噬魂,這是不可能的,更何況是這種人氣旺盛的大都市。不
過龍玲已沒時間管這些,「孽障!看我收你。」

這個噬魂竟對龍玲有所顧忌,轉身就跑,龍玲隨後追去。

受了驚嚇的情侶,第二天一大早便趕赴派出所報案。工作人員細
細詢問了他們的口供,他們這群唯物主義者對鬼魂之說自然是嗤
之以鼻。不過女衣女郎的拼圖倒拼了出來。

「哎!這不是龍玲嗎?」一個人叫了起來。

「讓我看看,真是啊!」這個也證實了。

「什麽事這麽熱鬧?」這時剛從所長窒裡消假出來的龍玲發現已
聚成一團的眾人,不禁開口道。

「玲,看看這是你。」方紋在人群中伸手向她招呼。

一看到那兩人,龍玲便知壞了,恐怕會被認出。

正不知如何是好,那個男的說道:「不是她,那個女的可是D罩杯
。」看看龍玲,又說,「她最多是90。」

被人當面說身材,雖被解了圍,但還是羞紅了臉。「說,你是不
是愛上她了?」男的這一開口可不好,引怒他身邊的女老虎,擰
著耳朵怒道。

愛看美女,是男人都有這嗜好,現在引發女朋友的飛醋,有得罪
受。

他們這一鬧,倒吹過了剛剛的尷尬,一行人全笑起來。連原本準
備為保衛女友而戰的小王也在一邊看起了熱鬧。

「各位,我來向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市裡的陳隊。「老王帶著
正是上次行動的刑警向大家介紹。

「各位,大家好!關於這次連環命案市裡很重視,市裡有關領導
都有過問。市委書記更要求我們盡快破案。為不驚動犯罪分子,
市裡決定借助大家的力量,就不再調人來了,埋伏在西郊公墓一
舉捉住敵人。」

「不要去啊!」龍玲一驚,脫口而出。

「為什麽?」

「玲只是有些害怕,她打小便怕到墓地去。」方紋出來為她解釋


我會害怕,龍玲感到好笑,但剛才確實魯莽了,只好點頭承認,
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龍玲這幾日身體又不好。我看這次行動龍玲就不要參加了。」
余所長雖然不太過問警員們的事,但一直以來他都非常照顧他們。

「好吧!」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她這時身體不舒服,陳隊雖然
不滿意,但這是人家地方,他雖是上面下來的,人家的情況他也
必須得註意。



作者厲夫海:http://www.wretch.cc/blog/lifuhai1982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