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解決憂鬱的藥方,我是清楚不過。
說來簡單也困難,只是一個答案罷了。
然而我仍是膽怯追問,因為清楚知道自己問與不問都得孤獨。


就像是一種凌遲。
每天每天,割去一塊肉。

然而我仍無法抉擇痛快一刀落下,痛到徹底後解脫。

還是選擇凌遲,這般瑣碎頻繁的折磨。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