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0/1/22,催眠師:夏霏
個案:國立陽明高中 劉美辰
技巧:情緒冥想

還記得那天演講,夏霏老師跟我們提到了催眠。

催眠,從小到大我對催眠的印象就是有個人拿著一條有垂飾的鍊子在你面前擺晃著,隨著鍊子的擺晃以及耳邊的數數聲你會沉沉的睡去,在毫不知情的狀態下回答對方的問題,當你再次醒來時你並不會記得剛才所發生的事。因此我從來不覺得世界上有催眠這件事,總覺得那只是別人杜撰出來的。因此當我知道這次的演講將會對我們大家催眠時我感到很驚訝,也很緊張,不知道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

當催眠即將要開始的時候,夏霏老師要求我們放鬆身體,接著我感覺眼睛越來越沉、越來越沉……起初我還不能體會要如何讓自己的眼睛放鬆,但隨著耳邊的聲音,我卻覺得眼睛好沉重,怎麼樣也張不開。

突然,耳邊有個聲音告訴我:「你現在正在家裡的床上,一早醒來,家中空無一人。」

我並不是個擅於想像的人,通常我一閉上眼睛,腦中都會是一片漆黑的,因此我很努力的要自己去回想家中的畫面。

此時耳邊的聲音又說了:「你打開窗戶,但街道上也沒有人,你開始覺得害怕又無助,這時候你聽到了上帝的聲音,祂告訴你:『今天是世界末日,大家都要死,但你是我選中的人,你能夠帶走三個人。』」

這時我的思緒就開始覺得可笑了,因為我很清楚的知道現在禮堂中幾千人都聽到了一樣的話,而上帝卻不可能同時選了那麼多人。而且我並不相信有世界末日,也不相信有諾亞方舟這類的神話。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沒有進入催眠的意境?為什麼我的意識還這麼清楚?但隨著耳邊的聲音不斷的提醒我要選三個人帶走,我發現我哭了。沒有任何我能解釋的原因,我突然覺得好難過,我沒有辦法決定我該帶走誰,感性漸漸把我的理智淹沒,我不再思考現在是不是在催眠,而是在擔憂:我該帶走誰?

我選了三個最無法放下的人,在街上狂奔。

但耳邊的聲音卻告訴我上帝算錯了,是加了我三個人,因此我必須放棄一個。

我好生氣,沒想到自己數學學了那麼久,而上帝的數學卻比我還爛,我好想問祂:「你到底是不是上帝?會不會你連世界末日的日期都搞錯了?」一直到耳邊的聲音不斷催促我該下決定留下誰時我都還放不了手,因為她們都是我最親愛的家人,對我來說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應該被遺忘。等到我真的把其中一個留下的時候,我又哭的更難過了。

我牽著剩下的兩個人跑到了海邊,眼前就是船了,那艘船好大好大。

上帝卻告訴我:「只有兩個位子,你必須再放棄一個人。」

我覺得好奇怪,這艘船明明那麼大,諾亞方舟都可以載那麼多人和動物了,為什麼我不行呢?我看著在我面前的兩個人,感覺體內有什麼東西裂成了兩半,其中一半開始破碎,而那些碎片開始往下沉,沉到我內心的最深處、最底部。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那些失落的碎片牢牢地記在心裡,同時更加珍惜我所剩下的另外一半。我擁抱被我捨棄的那一半,我想讓她知道,我也很愛她。如果可以,我多麼希望被留下來的是我。

上船了,耳邊的聲音告訴我,就是她了,坐在我面前的她,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雖然眼淚還是一直流,但我卻笑了,我好高興至少還有一個人陪在我身邊,她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相信她也知道她對我是多麼的重要。我告訴自己,我要更珍惜她能陪在我身邊的日子。

耳邊的聲音漸漸把我拉回現實世界。

我心中放下了一塊大石頭,我能夠確定世界末日還沒有真正的到來,雖然我還是一直哭。但我感到很慶幸,正因為這次我哭的那麼慘,我才能夠更深刻的提醒自己要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我才能夠了解現在的自己有那麼多人陪伴已經是很幸福的了,也因為剛剛的放鬆,我覺得自己睡了一個很舒服的覺。不是意識上的睡著,而是在內心很深處的地方。

我想,今天回家,我能好好的睡一覺了。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