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0/1/22,催眠師:夏霏
個案:國立陽明高中 海蒂
技巧:情緒冥想
 
2010年1月22日,有個作家夏霏來到陽明高中。
 
一開始並不是很認真的聽演講。夏霏老師說要做個催眠,找出我們潛意識裡最重要的人,根本不用找了,一直是妳,在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人。
 
當我一臉平靜的說出:「我早就知道了。」坐在我左手邊的妳不經意的說:「是誰?」我想我一定開始臉紅,驚慌失措,支支吾吾的說:「不告訴妳。」但妳接下一句讓我驚愕的話。
 
「該不會是我吧。」
 
夏霏老師說催眠開始了。我閉上眼睛,開始放鬆。
 
「放鬆你的肩膀。」夏霏老師說。妳什麼時候知道我喜歡妳呢?難道是平常跟妳聊天時我不經意的透露。「放鬆你的眼皮。」夏霏老師說。妳知不知道我只想當妳的朋友?因為我害怕失去妳。「放鬆你的手指。」夏霏老師說。妳知道嗎?我在這條類似愛情又是友誼的界線旁徘徊迷離?「放鬆你的腳趾。」夏霏老師說。當我知道妳也愛女人,我好開心,我們有機會在一起。「放鬆你的全身。」夏霏老師說。妳知道嗎?妳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會傾聽我聲音的人。「放鬆你的心靈。」妳知道嗎?妳就像是地理課學的首要型都市,所有的愛都集中在那裡,其他的不是不重要了,而是放在一旁顯得微不足道。
 
妳知道嗎?這個世界沒有妳就是不行。當我在此時遇到妳,就會一輩子跟在妳身後,不再離開。
 
但一旦這種心情轉為愛情,我無時無刻都有失去你的可能。
 
耳邊一邊任由聲音撕扯的,心卻很平靜的隨著夏霏老師的聲音慢慢紓緩,回到了那張床上,每天早晨醒來最熟悉的觸感。
 
清早醒來,沒有習慣的聲音。沒有烤箱烤好吐司清脆的叮一聲,沒有父親刮鬍刀的嘰嘰聲,沒有睡在身邊的妹妹的打呼聲。世界安靜的不尋常,我感受不到任何人的存在。
 
時間靜靜的推移。一開始只是覺得有點奇怪,打開電視是灰色螢幕伴隨沙沙聲,打開電腦網路全斷了線,打開窗戶,沒有任何路人,一隻麻雀吱吱喳喳的飛過彷彿在嘲笑我。
 
受夠了寧靜過頭的世界。我大聲呼喊,喊到嘶聲力竭,期盼有個人出來阻止我,仍是一個人也沒有。直到聲音啞了,眼淚卻開始滴落,時間不知不覺來到傍晚。
 
上帝出現在我面前。
 
「世界末日來臨,妳被挑選為可以留下來的人,另外還可再帶三個人。」
 
瞬間我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就是妳。上帝立刻將妳帶到我面前。「另外兩個人呢?」上帝逼迫我做出殘酷的決定。其實在我的心目中,家是個完整的個體,不能缺少任何一個,我不要他們分崩離析,我自私的將家人全都留下來了。另外可以生存的兩個人,我挑了兩個要好的朋友。
 
感覺很殘酷,其實我更希望最不重要,最微不足道的我留下來,換取全世界的人,以及這個世界在一次的蓬勃生機。
 
逃亡開始。走到大街上,上帝突然用個很爛的藉口要我割捨一個人。我捨去了她,她跟其他兩人相比,對她的愛只少了一點點,就因為那點距離,使她要被獨自留在無人的街上,茫然不知所措,我卻只能撇過頭繼續向前奔走。我的心好痛。
 
到了無人的沙灘,登上了方舟。上帝又很腦殘的只安排兩個座位。當然是妳了,妳的份量絕對大的多,我又再一次的絕情,拋下了另一個夥伴。只是她心裡還當我是夥伴嗎?在我的無情後,背叛了全世界。
 
方舟上有妳,還有我。此時此刻妳的重要性又加了幾千起百倍。真的是妳,我一直認定是唯一的妳。妳是我潛意識裡最重要的人。
 
即便如此,有好多好多情緒,一起湧上心頭。
 
妳不怪我嗎?我帶你離開了天堂,離開妳最珍視的家人來陪在我身邊。妳能接受嗎?在末日的時候只剩妳我,我們一起生存,一起寂寞,一起燃起希望,一起開始新生活。妳對我有沒有愛情,是不是不重要了。妳一直都在我身邊。妳說過我是妳最重要的朋友。這樣就夠了。
 
讓我拋棄對妳的的那份執著。我仍然喜歡妳,並不是一時一刻就能放下的,但讓我用另一種方式喜歡妳,每看看著妳笑,看著妳哭,陪伴在妳身邊一起分擔妳的一切。那是一種更美麗的心情。像一切終於結束後,我們並肩站在無人島的沙灘上,看著我們放養的一對海豚乘浪玩耍,那一道金色的暖陽。
 
愛情並不是那麼重要。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