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霏 
第一次見到他,我的心便起了波瀾。

他是我們公司的工讀生,高中剛畢業,小我六歲。他的膚色黝黑,五官深遂,青蔥般的短髮昂立,渾身漾著青春無敵的氣息。第一次見面,他不但沉默而且尖銳,冷酷的模樣讓我深感挫折。


不過接下來幾天的相處,我才知道他的酷,只是害羞的武裝。退下保護色的他率直天真,甚至有些迷糊。我們都喜歡游泳,都喜歡聽地下樂團,這些小小的共通點,開啟了我們的話題。我們一起去看演唱會,他在滿天燦爛的煙火裡,瞞著同學偷偷地握了我的手。我感受到一股純淨且美好的悸動。


和他相處,快樂似乎是很易得的。說話動作都不需要刻意保持形象,就算出糗,彼此大笑兩聲也是樂事。我們第一年的交往是遠距離,一週見一次的我們,特別珍惜在一起的時光。他住在多雨的港都,我們時常在他潮冷的房裡,煮著溫暖的火鍋,窩在一起欣賞音樂和電影。他從未如此被照顧關心﹔我對他的付出也讓我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這是我們在之前的感情從未體驗的感受。


那應該算是我們最幸福的時光,因為一年後,當他來到我居住的城市求學,距離近了,一切卻開始變調……。


曾幾何時,我們的感情已然走味。習慣我寵愛的他開始變得驕縱,說話口氣變得不耐煩,出遊時不是心不在焉,就是頻頻抱怨。我們的爭執越來越多,愛的感覺越來越稀薄。常因為一言不合,他掉頭就走;或是瞞著我,聽從朋友的慫恿去和女生搞曖昧。我感覺到我們的戀情中,熱情和眷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責難和漠然。


在彼此都不願退讓的爭吵裡,幸福漸漸地遠離我們。我們共乘的扁舟,因為歧見爭執而觸礁,已經無法繼續航行。但是,能夠如此暢快淋漓地愛一個人,我已經十分滿足。即使我的愛,寵壞了他。但我仍深信,只要信仰愛情,幸福永遠不嫌晚。一定會有一個人在某個地方,等著寵愛我。


【2011/01/22 聯合報】http://udn.com/NEWS/READING/X4/6110398.shtml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