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咖啡因發揮了作用,我的神志愈來愈清楚,但眼皮還是重的難以提起。

我勉強撐著疲倦的身軀,坐在窗邊等你。

特地在門前點一盞燈,讓你知道在這麼深的夜裡還有人在等你。

窗外冷風颯颯地吹,拉了拉外套,開始擔心未歸的你。

你總是嫌麻煩,不肯多帶件外套或者帶把雨傘,以致常鬧感冒。

唉 ! 都已經兩點了 ! 你還是未歸。

今天怎麼了 ? 被老闆校削了嗎 ? 一定又跑去喝悶酒了。

還是和客戶應酬了?故作豪爽地灌酒,回到家大吐特吐。隔天再拖著疲憊的身軀去上班。

三點整。我又泡了杯咖啡,望著窗外漆黑的公寓。

門外的燈雖然暈黃,應是你最溫暖的慰藉吧 ?

巷口的引擎熄火聲載回踉蹌踏著步伐的你。

窗外對面,你家的燈忽然亮了起來,聽到你妻斥責你的聲音。

我揉了揉酸澀的眼,和衣就寢。

等你的夜--特別漫長。

---------------------------
刊於95Ƌཋ現代青年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