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嚨……叩嚨……

「親愛的,你有沒有聽到天花板的彈珠聲?」

女人汗濕的髮散在男人寬闊的胸膛上,溫柔地問。

「沒有耶,妳聽錯了吧。」

男人憐惜地爬梳著女人的長髮,從嘴裡,緩緩地吐出煙圈。

女人努了努嘴,沒再發問。

她太累,一下就睡沉了。

那個問句就像煙圈一樣,在空氣中盤旋成形了幾秒後,就散了。





女人太累了。今天,是她正式入住男人的屋子的,第一天。

女人特地向公司請了一天假,只為了在今天-她和男人交往半年的紀念日-

搬進男人的屋子。

男人提議女人搬來同居已經不止一次,

女人在心中暗自決定,如果能在一起半年,她就搬進男人的屋子。

就在昨天,她和男人交往滿半年的前一天,她向男人拿了備份鑰匙。

「明天,我搬去你家。」女人說。

男人欣喜地點點頭,伏在她身上的動作又更激烈了些。







於是這天,女人搬進了男人的屋子。

在整理行李時,女人就覺得怪。

女人將衣服懸掛進略顯空盪的衣櫥,

衣櫥裡除了樟腦丸的氣味,還有一絲絲淡微的女性香水味。

男人個位數的襯衫悠閒地在架子下擺盪,

女人迅速地將衣服掛進衣櫥裡,重重地將衣櫥關上。

她不想聞到那突兀的女性香氣,即使是那麼淡,那麼淡。










女人想,男人的妻子都離開這麼久了,怎麼衣櫥裡還盤旋著香味?

晚上見了男人,該不該問呢?

問了,會不會顯得很小家子氣?

算了。別問好了。

女人作了決定,從行李袋裡拿出最濃最貴的香水,將衣櫥打開一小縫,

趁那刺鼻的女香還沒鑽出來前,迅速地朝裡頭噴了兩下。

關上衣櫥,女人阿Q式地笑了。











女人將衣物整理完後,進了廚房開始烹飪,

她想給男人一個驚喜,一種家的感覺,而不僅是同居而已。

女人愉快地處理食材,還將廚具一一換了位置,

這以後就是她的戰場了,當然得聽她的佈署。
















她切著肉片,覺得今天的刀法特別俐落。

不知道是刀利還是心情愉快的緣故,她覺得今天自己的刀法真是好極了。

為了搭配萬聖節的氣氛,她將南瓜刻了鬼臉,

看著維妙維肖,空洞微笑的南瓜,她有點不敢置信自己的好手藝。









完成一桌子好菜後,女人回到房間歇息。

然後,她聽到了天花板傳來一陣陣的怪聲。

叩嚨……叩嚨……

像是彈珠在地板上彈跳的聲音。

叩嚨……叩嚨……

女人心想,該是樓上哪個頑皮的孩子在玩彈珠吧?

改天買個水果上樓拜訪,盡個敦親睦鄰的本分,

順便暗喻「以後,我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囉!要幫我看緊我家男人喔。」

女人打著如意算盤,嘴角微揚。









男人回來的時候,女人已經累得在沙發上打盹。

他吻醒睡得不甚安穩的女人,兩個人手牽手到飯廳吃了愉快的晚餐。

晚餐後,男人婉拒女人一起泡澡的提議,兀自走到客廳看電視。

女人泡澡出來時,男人已經換了一套家居服。

男人說他每天下班後上健身房並在健身房沖澡,所以沒有在家洗澡的習慣。

女人努努嘴跟男人撒嬌,「哪天陪我泡泡澡嘛!」

男人微笑,捏捏女人充滿媚惑玫瑰香味的腰臀,然後,撲了上去。









他們從客廳做到房間,就像電影情節裡的激情戲,

脫掉的衣服在地上蜿蜒成慾望的路線,最後在床鋪畫下終點。

女人汗濕的髮散在男人寬闊的胸膛上,溫柔地問:

「親愛的,你有沒有聽到天花板的彈珠聲?」

男人安慰她聽錯了。

女人沒再追究,睡了。但皺著眉。













後來的幾天女人一直聽到天花板的彈珠聲,

叩嚨……叩嚨……,那頻率越來越密集。

女人在客廳看電視時聽到,在浴室泡澡時聽到,

甚至在房裡睡午覺,那聲音還是十分清晰。

叩嚨……叩嚨……,女人不斷在屋裡移動,那聲音如影隨形地跟著他。













女人不勝其擾,搭了電梯上樓打算興師問罪。

「可否管管你家孩子?」女人打算這麼說。

然而,她按了門鈴,許久許久,並沒有人來應門。

她越想越不甘心,拍了他們家鐵門,還是沒有人來開門。

她氣呼呼下樓,完全忘了之前還在想送水果敦親睦鄰的事。









--
夏霏小說《虹色舞台》優惠中:
金石堂網路書店85折 http://0rz.net/d00JM
閱讀夏霏->無名bbs看板:《SD_fay88》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