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像死一樣絕對」。

一言不發的要求遊戲勝負,牡羊座的你有著死神般的魅力。










他穿著她送的那件綠毛衣,赴往相約Cafe'shop。

她還沒來,他挑了個落地窗邊的位置逕自落坐。

打發了服務生,他攪動杯裡的冰塊,將視線投向窗外,

萎黃的植物和他的綠毛衣形成強烈的對比。


她提著紅色的皮包匆匆進來,找到他後面緩緩走近。

坐在他對面:「等很久啦?」他沒答腔。

她點了兩杯曼特寧。

「一杯曼特寧,一杯巴黎花茶。」他說,打斷了她的order。

她投給他一個疑問的眼神。

「我戒掉咖啡了。」他說,解答了她的疑問。

「因為我怕想起妳。」他沒說出口。


他在茶裡加了很多糖,匡噹匡噹攪動,專心地看著糖溶解,

神情像個科學家,很專業地計算茶的飽和度。


「手……怎麼了 ? 」看見他腕上的刀痕,她打破沉默。

「割腕。命大、死不了。」他回答,挽下袖子遮掉疤痕。

「 傻瓜!」她輕笑一聲,並沒有為他掉淚。

他得到預期的失望。


她轉轉無名指上的戒指,問:「分手之後,你到哪裡去了?」

「放逐自己。」他嚐了一口茶 :「嘖 ! 好甜 ! 」

她看著他的鬍渣和參差的中長髮,會心地點頭。

「我要結婚了。」她從紅色皮包內抽出一張喜帖,放在桌上遞給他。

他用左手食指觸摸右手腕上的傷痕,沒有收下的動作。

她只是笑一笑,把桌上的帳單拿走,和他道再見。

他不斷地用拇指甲劃著傷疤,看看桌上誇張的幸福發呆。


一小時後,他離開了,留下桌上那個被菸灰烙過的喜帖。

金色的大「囍」留下焦烙的傷痕。




---------------------------------------------------------------------------
牡羊物語:自信,坦白率真,衝動,粗心,容易惱羞成怒,爆發力強,有自我傷害傾向
---------------------------------------------------------------------------


【我都已經不再心疼自己,又怎會在意妳對我的攻擊?

妳問我怎能如此冷靜?

難道妳忘了,

分手的那天妳已經帶走了我的所有情緒,

我早忘了,

如何悲傷…】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