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座的驕傲與自信比極地持續半年的白晝還長,幾乎是全年無休的狀態!

而且深信陽光能夠庇佑並治癒心情。











她靠著被陽光曬過的二樓矮牆,閉上眼睛,像貓一樣仰著臉,幸福的笑著。

好一會才睜開眼,拿起一旁的玻璃杯,喀啦喀啦地咬著冰塊,想像自己是一座「碎冰機」。

她含著冰塊,將焦距投向樓下活躍球場上的他。

她笑著,看他因奔跑而跳躍的黑髮。

「三分球! 」一個妙傳,他投進漂亮的一球,她不禁鼓起掌來。

他尋著掌聲看到了她,莫名其妙的愣了一會兒,才送給她一個微笑。


她回到教室,喀喀喀地伏在桌上偷笑。「又看到他啦 ? 」

她的好友棻說 : 「唉 ! 冬天還沒來哩 ! 春天就提早降臨啦 ? 」

她蹭著棻的肩,撒嬌似的叫 : 「喵…」

「嘖 ! 像貓一樣 ! 」棻推開她 : 「那麼喜歡他怎麼不向他表示? 」

她弓起身子有些跋扈的說 : 「不!他一定認得我!我要他先開口! 」

「真是的 !」棻搖搖頭 : 「妳的自信真是比7-11的營業時間還長! 」

「我是怕他拒絕我呀!那我不是很糗嗎? 」她在心裡囁嚅著。


每節下課,她故意繞遠路經過他的教室下樓,

也常藉口進行光合作用到操場曬太陽偷看他。

「光合作用是必須的喔 ! 因為我是向日葵 ! 」她咬著冰塊說。

約是太頻繁了,他也察覺到她異常的「曝光率」。


一天他和死黨在走廊上講話,她昂首闊足的走過,卻不敢看他。

「嗨 ! 」他大方地和她打招呼。

她愣了一下,並沒有繼續往前走,反而快步地跑回教室。

「啊 ! 怎麼辦 ! 被他發現了。」她喘著大氣,既興奮又擔憂地自言自語。

她拿出放在書包已久的信套,在金黃色的花田上用淺藍色的筆寫下 :

「我記得你喲 ! 好久以前你住我家隔壁,我們常一起去上課,記得嗎 ?

阿擎,我是筱葵。我也搬家囉 ! 這個週末我會回去舊家看看,一起回去好嗎? 」


她把信留在他的籃球架下,用一瓶運動飲料壓著 : 「陽光男孩--阿擎收 」

-------------------------------------------------------------------------
獅子物語:自信,大方,開朗,撒嬌,愛面子,缺乏耐性,緬懷過去,驕傲,不多疑
-------------------------------------------------------------------------


【拚命喝很多很多的水,是為了壓抑,喉間想喊你的那股衝動。】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