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Angelfish:
在感情滿一年半的前一天,

你開口說:「我們還是不適合。」的瞬間,

我感到巨大的虛弱。

知道自己是愛著你的,卻在此時感到心力交瘁,整個人被抽空似的,就要站不穩了。

恍惚間,我抱著你,卻感到異常冰冷,及陌生。

這種臨近冰點的寒冷,不是我頃盆的熱淚可以銷熔的。

我愛你,因為我第一眼就決定你是我的依歸;

我愛你,因為你畫的未來是我的想望;

我愛你,因為你是如此地愛著我,在乎我的一切感受,呵護我的生活種種。


但你還是選擇離開。


從我熟悉的校園離開,從我們一塊佈置的宿舍離開,

從我的心裡,出走。

「我們不適合了。」你的聲音又迴盪了一次。

你說我的眷戀自由,讓你對我逐感陌生。

彷彿只有我在你身邊,你抱著我時,才會有真實感。

我承認,在我獨處時不喜歡外界任何的干擾。

我需要寂寞去思考我平時翻覆不已的念頭。

我承認,有時我重朋友甚於愛情,因為我不能置信戀情能比友情長壽多久。

所以有時我會寧可和朋友聊上一夜的天而不和你在電話裡發上一個晚上的呆。



我將怨懟、恐懼、不安、脆弱,和著多少個濃濁的夜嚥下時,我沒告訴你。

因為我的盔甲實在太堅固了。你看不到我盔甲裡因淚水而袘k的關節。

上回我們吵架,幾天後你拿著你宿舍的鑰匙給我,

「怎麼?你換鑰匙了嗎?」我問。

「上次吵架後,我忽然覺得不想再讓妳自由出入我的心了。

所以就將我的鑰匙從妳的鑰匙串拔下來。

不過,我覺得我錯了,我一時意氣用事,現在,我還是希望妳能常來。」

還是一貫的溫柔,你說。

我很錯愕。粗心的我一直沒發覺。

雖然這只是你一時的衝動,小家子氣的報復,

卻讓我感到你曾經將我的地位從你的心裡拔除。

我拒絕再收下出入你作息的key,因為我感到我的根基正在鬆脫。

雖然幾天後,你的鑰匙又出現在我的鑰匙串了,但我已經不會再去使用它,

因為怕那天我站在你的房門口,掏出鑰匙卻找不到進入的密碼。

或許是我多慮了,我的地位不該依附在一支小小的鑰匙上的。

但是,沒告訴你的是,有好久好久,我不敢在鑰匙串上確定你的心是否安在。

我愛你,但你已經不是我的依歸了;

我愛你,但你已經收回你給的藍圖了;

我愛你,但你已經不愛我了;

我愛你,但你已經不在乎了。

我愛你,但我不知道該找什麼理由繼續了。

20000514˙Angel
---------------------------
本文同時刊載在:【自由時報花編副刊】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