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要如何形容我們愛情的味道。

和你交往以來,我的味蕾似乎變得異常敏銳起來,
一些從未體驗的滋味突然在舌面上融化開來,刺激著我的味覺。

然而,我卻拙於形容這樣奇幻的滋味。

就像我奇幻地遇見你,愛上你,然後離開你一樣。

原諒我還是得使用既定的酸甜苦辣鹹來形容這些味覺,我的詞彙真是該死的貧乏。

關於酸,是必要培養愛情中適量的PH值。

有一段時間,在你宿舍,我瘋狂地喝著乳酸可爾必思,吃著義美藍莓夾心酥。

不吃醋的我,試著培養一些愛情中適量的PH值。

而甜呢,是你嗜喝的茉莉蜜茶。

一打開冰箱,整排的茉莉蜜茶,有種偏執的甜蜜霸氣。

就像你對我的愛,源源不絕的甜蜜。

至於鹹,是你收集我愛流淚的證物,打算鹽析的陰謀。

你常背著我,將沾滿我淚水的面紙偷偷摺疊,當幸運符放入口袋。

你說:「以預防哪天,我漂流到荒島,可以曬妳的眼淚當食用鹽。」

「喂...荒島都在海邊!」

你又說:「那好!等我哪天迫降到深山,還是可以擰出妳的淚滴服用,使我不致脫水。」

「嘿!深山有露水啊!」

「真是的!妳一哭,我全慌了....」無辜地,你說。

有關苦,是我不定時發作的憂鬱自溺。

拙於言詞的你,常在我陷入憂鬱時不知所措。而常常,你想安慰我所說的話又適得其反。這樣折返的折磨,是不欲人知的痛苦,也是我們漸行漸遠的苦衷。

後來,我才想起來你曾經幫我買了一盒鮮奶酪。

打開包裝,賞味期限是2月13日,說好要約會的前一天。

可是約會因故延期了。

那麼,這盒新鮮能否因故延期?

就像,我們的愛情,如果新鮮不在,可否多加些甜蜜的防腐劑?

無止盡的延期,無止盡的賞味期限。

我來不及問你,你也來不及回答我,我就離開了。

但你留在我腦海的味覺,卻是我沖不掉的氣味。

---------------------------
本文同時刊載在:【自由時報花編副刊】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