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我深刻感到我們之間的結界。

一開始我就發覺了。我們的世界迥異。

那溝通你我之間的,是錯誤的偶然。然而我們卻踏進了這條甬道。 不明究理的, 對危險視而不見, 不顧一切地踏入。 忘了這條甬道有個名字: 蟲洞。

這是摺疊2個不同時空,一種超越光速的捷徑。 面對如此的誘惑,我們當然是毫不猶疑地踏入,貪婪地連結彼此。

但畢竟是危險的。

蟲洞是一個小型的黑洞,進入蟲洞的物體,時間,甚至是光線都會被扭曲拉長變形,甚至消失。也莫怪乎我們走入彼此的時候感到異常椎心剮骨的不適,只因那是蟲洞。

於是在我們結合彼此世界的過程中,杆恪,互斥,爭執,齟齬不斷。

然而被夏陽蒸騰澎湃的愛戀卻讓我們咬牙忍痛去佔有彼此。這樣近乎迷戀的熱情,使我們麻醉了該感受的疼痛。 直到被蟲洞拋回原來的世界,才恍然感知那銘心的餘悸。

心頭那片最疼的位置,仔細一瞧,赫然發現一枚蟲洞出入境的戳印。 這深紫色戳印歷歷記錄了世紀末夏季誕生入冬夭折的戀情: 從摺疊空間後的邂逅,產生蟲洞的link,到鏈結失敗被甩出蟲洞的我們。

篆刻著深深烙印的我們, 這輩子再忘不了彼此。 因為這不僅是一段愛戀,更是彼此相依闖過一場冒險的夥伴,一場,未完成的, 異次元蟲洞冒險。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