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他 潔 白 的 床 上 , 我 任 他 的 指 尖 在 我 身 上 探 索 , 我 輕 嘆 、 我 呻 吟 、 我 感 動 、 我 流 淚 。

在 他 解 開 我 胸 衣 的 扣 環 時 , 我 輕 咳 : 「 這 是 你 的 第 一 次 , 你 確 定 嗎 ? 」

一 樣 的 堅 定 目 光 , 他 看 著 我 : 『 是 的 。 我 要 給 妳 , 而 且 , 我 不 會 後 悔 。 』

日 正 當 中 , 陽 光 從 他 房 裡 的 落 地 窗 撒 進 來 , 金 黃 耀 眼 。 他 褪 去 身 上 的 衣 物 , 背 著 窗 。 光 撒 在 他 身 上 , 他 石 膏 般 淨 白 的 皮 膚 透 著 光 , 血 管 隱 隱 可 見 地 透 明 。 他 是 紅 色 的 , 我 早 就 說 過 , 他 是 紅 色 的 。

我 試 著 用 指 尖 去 碰 觸 他 , 他 的 髮 絲 細 軟 , 兩 個 淺 淺 的 髮 旋 蛇 一 般 蟠 踞 在 腦 杓 上 ﹔ 我 揉 著 他 的 髮 , 這 樣 柔 軟 的 髮 絲 底 下 , 蒐 藏 著 過 往 不 堪 的 傷 神 回 憶 。 我 心 疼 地 吻 著 他 的 額 , 他 闔 眼 , 眼 睫 掀 動 。 我 翻 身 越 過 他 , 來 到 他 的 頸 後 , 仔 細 凝 睇 那 顆 令 我 砰 然 心 動 的 情 慾 按 鈕 , 那 顆 後 頸 的 正 中 央 小 痣 。 我 以 拇 指 撫 摸 它 , 它 的 大 小 正 好 與 我 左 手 拇 指 上 的 痣 一 般 大 , 在 他 細 緻 的 頸 後 肌 膚 上 微 微 隆 起 。 我 吻 它 , 以 舌 尖 舔 舐 它 , 他呢 喃 地 喚 我 的 名 字 , 如 同 我 先 前 想 像 的 回 應 。 我 沿 著 他 的 脊 椎 向 下 親 吻 , 舌 尖 的 行 進 如 同 行 走 空 中 吊 索 , 精 準 的 在 他 的 背 脊 上 滑 行 , 必 須 保 持 平 衡 才 不 致 滑 落 。 我 奸 巧 地 用 指 甲 在 他 的 背 上 留 下 淡 紅 色 抓 痕 , 在 他 背 著 我 沒 有 抵 抗 力 的 此 時 , 留 下 我 攀 爬 的 印 記 。

他 輕 輕 張 開 眼 , 轉 頭 迷 濛 地 看 著 我 , 我 對 他 笑 , 露 出 勝 利 的 表 情 。 他 忽 地 反 身 壓 住 我 , 吻 得 我 忘 了 呼 吸 。 他 以 指 尖 滑 過 我 的 腰 際 , 撫 觸 著 我 的 背 。

關 於 指 尖 的 應 用 他 學 著 真 快 呢 ! 我 想 。

是 的 。 他 的 指 尖 末 梢 , 有 火 , 或 者 是 岩 漿 。 雖 然 冰 冷 , 卻 令 我 的 肌 膚 如 同 荒 原 蔓 草 般 燎 燒 起 來 。 是 藍 色 的 火 焰 , 看 似 低 溫 卻 灼 人 。 我 被 他 的 指 尖 輕 輕 掠 過 肌 膚 的 每 一 吋 , 是 那 麼 輕 , 卻 好 似 被 捲 入 風 暴 之 中 不 能 脫 身 。

他 進 入 我 時 , 我 沒 有 發 出 一 點 聲 音 。

好 像 得 了 失 語 症 , 我 忘 了 呻 吟 , 忘 了 嬌 嗔 , 只 是 緊 緊 抱 住 他 , 好 讓 我 不 至 於 在 風 暴 中 飄 蕩 。

然 而 對 於 戀 人 的 體 溫 , 我 卻 是 敏 感 的 。 他 低 於 常 人 三 度 的 體 溫 , 總 算 因 進 入 我 有 點 回 升 。

我 流 下 淚 , 如 同 接 吻 時 的 感 動 。 當 我 決 定 把 靈 魂 給 他 時 , 肉 體 怎 樣 的 互 動 都 不 重 要 了 。 佔 有 肉 體 裡 的 靈 魂 , 是 最 昂 貴 的 高 潮 。

他 的 汗 溫 熱 地 滴 在 我 的 胸 前 , 我 一 刻 都 捨 不 得 闔 眼 。 他 也 是 , 鎖 住 我 的 目 光 , 時 近 時 遠 地 睇 視 著 我 。 他 邪 惡 的 笑 似 乎 因 潮 紅 的 雙 頰 而 顯 得 純 真 。 他 湊 近 我 , 貼 著 我 的 臉 頰 , 在 我 耳 邊 喚 我 的 名 字 , 我 脫 口 而 出 : 我 愛 你 。

風 暴 過 後 , 我 和 他 仍 是 緊 抱 著 。 這是他的第一次,同時,也是我們的最後一次。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