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猶豫垂降的可能 仍耽戀餘暉披澤
街燈 迫不及待睜開眼
厚道街燈 怕驚醒作物 堅持只站單邊田埂
125老機車奮力七十公里與晚風競速
半空蚊蚋襲面而來 毫不留情甩我巴掌
腳踏板上懸吊的排骨麵氣味狡詐地鑽入鼻襲
餓了 天色即滅
該是開燈拜祭五臟廟的時刻
拿了碗盤 一隻蚊子跟著我的大腿回家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