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聖誕節前,死黨西瓜打越洋電話來跟我哭訴男友劈腿。

她男友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她抓包,「卻一次比一次過分,根本就吃定我!」

我趁著播歌的空檔,聽她娓娓?數她男友的罪狀。

他們萌發情愫時我也在場,可以算半個媒人。

四年前我和西瓜到台中旅行,去夜店跳舞時邂逅了她男友M。

我當時正在舞池揮灑青春的汗水,沒有目睹他們在吧台一見鍾情的畫面。

那男生自我介紹叫M,是澳洲籍白人,還跟西瓜要電話,

西瓜沒有被搭訕的經驗,又羞又慌地在杯墊上留下電話號碼給他。

我跳得筋疲力盡到吧台找西瓜,她跟我提起剛被外國人搭訕的事,我還吐槽她吹牛。

晚上和西瓜回到旅館,我的手機突然響起,是外國人打的。

原來西瓜錯留了我的手機給M。因為害羞,西瓜乾脆要我幫忙問M問題。

西瓜說:「妳幫我問他幾歲?如果差三、六、九會剋,我不要喔。」

一問之下剛好差三歲,

西瓜卻皺了眉說,「嗯……,妳再問他什麼星座好了。」

結果是與她最不對盤的星座。

接著她不死心地又問了血型、宗教……,

結果完全相剋。

她說「哎呀……他是外國人,應該沒剋不剋的禁忌才是。」

真會自圓其說。

然後她們展開四年的交往,還一起搬到大陸工作,男友偷吃的行徑卻越來越囂張。

第一次抓包是無心插柳。

那是他們交往的第一年,有天西瓜提早下班,興沖沖買了蛋糕到男友家,躲在儲藏室打算給他一個驚喜。

男友回來後開始打電話,不是打給西瓜,而是他口中的「Honey」,

語氣充滿挑逗,還說自己沒有女友,對方什麼時候才要和他交往。

西瓜聽到臉紅脖子粗,衝出儲藏室把蛋糕砸在男友臉上便轉身離開。

男友嚇到臉色發青,回神一把抱住西瓜開始涕淚縱橫地懺悔。

男友解釋那女生是他在台灣時工作的上司,他這麼說只是工作上的利益交換,

他和對方沒有任何感情和肉體關係。

那天西瓜在男友家陽台打越洋電話給我,哭到發抖。

我安慰她出軌是雄性的本能,如果愛他就原諒,不能原諒就分開。

她訕訕說還愛,但會記得在心裡給男友記個大過。

平安地邁過交往第三年,西瓜在去年聖誕又打越洋電話來,這次事情更大條!

她男友出差三天要她幫忙整理房間,她竟然在D8看見意想不到的畫面:

一個陌生女孩在男友的浴室洗澡,還跟拍攝者說話調情。

那拍攝者竟是她男友的聲音!而拍攝日期正好是西瓜出差回台灣的時間。

西瓜大為光火,馬上打電話要男友回家解釋。

男友趕回來,撇清說那是他室友拍攝的,西瓜反駁那明明是男友的聲音。

男友只好坦承那是逢場做戲的對象,只有拍她洗澡,沒有發生肉體關係。

幾天後西瓜借用男友電腦,男友msn傳來了女生曖昧的話語:「我好想念你的xx……」

西瓜將計就計,偽裝男友套那女生話,發覺她就是「入浴短片」的女主角。

她是香港人,剛滿二十,比外貌比聰明比成就都不如西瓜,

「唯一贏我的大概只有年輕吧!」西瓜無奈地說。

我沒有勸她馬上離開,只是要她好好審視這段感情繼續的必要。

過年時她回國告訴我,她是原諒了,但心理的陰影卻是揮之不去。

縱使沒有發生肉體出軌,精神背叛已經記上兩個大過。

她語重心長告訴我:「男人愛偷吃又擦不乾淨,真是沒有國籍年齡之分啊。」

我只能點頭附和。

不過,這到底是男人太笨,還是女人太敏感呢?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