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花於我,有很深的情愫。





















九歲那年,我升上國小三年級。



第一次分班,教室和心裡都亂哄哄的,



好不容易花了兩年適應國小生活,就要告別熟識的同學和陌生人一起上課。



我是很怕生的,如果沒有人作陪,我甚至看來有些自閉。



我喜歡坐在角落,打擾可以減到最低,角落的廣角視野足夠讓我觀察整個環境。



我挑了最後一排落坐,靠著牆,厚實的安全感旋即湧上。



然而,因為個子矮的緣故,老師要我去坐前幾排。



我被安排到第一排第二個位置,離門口和老師很近,讓我不安。



唯一可取的,是我的位子靠窗,可以看見花圃。



我偏著頭,分神看著窗外,不理會同學的喧鬧和老師滔滔不絕的訓誡。



坐我身旁的同學似乎和我一樣不安,低頭,捲著手帕。



她和我同樣有手汗症,細緻的白色手帕被她捲的有些潮。



她沒講話,我也沒開口,



我們安靜地,有默契地偏著頭看窗外,享受半刻精神上的逃逸。



「喂!」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我回頭,是一個圓臉的女生,皮膚很白,唇卻像抹了朱砂。



「妳知道我姓什麼嗎?」劈頭第一句話,她問。



被一個長的像蘋果的女生這樣問,我有點錯愕。



「我不知道。」



我當然不知道,面對一顆自以為是名人偶像的陌生蘋果,我覺得好詭異。



「那麼妳姓什麼?」



「陳。」我回答,她看起來很得意。



怪蘋果女生拍拍我旁邊的女生,「那妳呢?」



她捲捲手帕,沒有回頭,「我姓林。」



「妳們的姓都好普通,還是我的最特別!」



怪蘋果十分自滿,「妳們要不要猜猜我姓什麼?」



看來她還是不放棄這個令她得意的猜謎遊戲,



我小時候有讀過《百家姓》,看來可以派上用場練習。



「我不要猜。」當我還在想的時候,旁邊的手帕女孩開口了。



呃,看來她還挺有個性的。



怪蘋果女生聽了不是很高興,



「我姓簡啦!我姓簡!妳們的姓都好普通!哼!我姓簡呢!」



連珠炮地說了一串惱羞成怒的話。



手帕女孩緩緩地,悠悠地說,「陳林滿天下,妳沒聽過嗎?我們才厲害。」



哇!我被她氣定神閒卻極具威力的回話震懾到,沒想到看來文靜的她那麼嗆。



「哼!不理妳們了。」

姓簡的怪蘋果女生撇過臉,繼續找身旁的同學炫耀她「少見的姓氏」。



我十分佩服手帕女孩的勇氣,偷偷地看了她好幾眼,她的視線沒有從花圃離開。



「妳有沒有聞到好香的味道?」她開口,溫柔地說。



我深吸一口氣,「嗯,有啊!」



她笑了笑,繼續擰著溼透的手帕。



我從書包拿出我的手帕,遞給她,「這借妳。」



她笑了笑,「不用了,我喜歡這一條。因為這是我媽做給我的。」



她指著手帕的角落,她的名字用橘色的線縫著:「儀」



我對她笑了笑,「下課後,我們去花圃玩,找找看是什麼花那麼香好不好?」



「好。」她也對我靦腆的笑。



鐘聲一響我們就奔到花圃。滿地的雞蛋花溢著芬芳。



白色的花瓣有著淡橘色的花心,模樣煞是可愛。



我撿了一朵剛落地的花,「妳看!就是這個!好香!」



她湊近聞了聞,我們都開心地笑了。



上課鍾響我們回到教室的時候,是牽著手的。



從此,我們成了好友。





每天,我在她的抽屜放一朵新鮮的雞蛋花,她則會在我口袋留一顆進口糖果。



後來我才知道,她們家相當富裕,父親常出國洽談生意,都會帶餅乾糖果回國給她。



她的母親很早便過世,父親再娶。



她早不記得母親的臉,只有那條繡著她名字的手帕。



她每天握著手帕,像是握著早逝母親的手。



每節下課她都會用香皂洗手帕,



白色的手帕繡著淡橘色的她的名字,香香的,好像雞蛋花。



上了國中我搬家,就少聯絡了。



後來聽說她愛上飆車阿飛,蹺了家好幾年,直到高中才回來。



父親一怒,把她送到大陸去唸書,住在她們家在大陸的工廠宿舍,就近監視。



十九歲,我上了大學,



帶了一朵雞蛋花到她家探視他,她家已經人去樓空,完全地失去聯絡。



那是我們認識的第十年。那年夏天的雞蛋花不再芬芳。







那年夏天的雞蛋花特別芬芳,十九歲,我上了大學,認識了一個男孩。



在學校的雞蛋花樹下,社團招新的攤位,我遇見他。



溫暖的笑靨,朝氣的臉龐,我和他一見傾情,展開了整整兩年的戀情。



從那年夏天到最後,我們的戀情沒有齟齬只有甜蜜。



兩年後他畢業要出國,提出分手。



我到他的宿舍帶走我的物品,好沉重!



他的宿舍外有棵雞蛋花樹,我蹲下,哭泣了一下午。



我哽咽地哭著,鼻塞,大口呼吸,雞蛋花的香味一直竄入口鼻腔裡,第一次厭惡這味道﹔



雞蛋花無助柔弱的身影在我眼前模糊,第一次厭惡這花形。



在雞蛋花下,我認識她和他﹔



在雞蛋花下,我告別她和他:我的死黨,我的情人。



告別純白的,淡橘花心的雞蛋花,



竊竊希望,某年的某一日,雞蛋花的香味,可以指引我和她和他,再度重逢。



---------------------------





20050703







本文同時刊載在:2007【聯合繽紛版】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