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錄12月出版的圖文書:《怪ㄎㄚ告解室》 博客來網路書店特惠中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15817

小杜哥是我研究所同學,這是某一次他在返鄉專車上說的故事。

我大學時很喜歡夜遊,常和室友兩人興致一到就共乘一台機車上山,

而「那件事」就發生在我們某次夜遊。

那年夏天我即將升大三,那個晚上不知怎的,我和室友的情緒特別high,

我們在寢室裡聊天打牌覺得不過癮,室友提議上山洗溫泉,我說好,

兩個人隨性的人套上薄外套就跨上車出發。

騎上山時已經過十二點了,氣溫比我想像中的還低,

車子沿著麥當勞旁的小路上去,越騎越暗越冷,沒有多久,車燈突然熄了。

車燈熄了,前面的路沒有路燈,簡直伸手不見五指,

要下山也看不清楚,這該怎麼辦才好?

正當我們還在煩惱的時候,突然看見前方出現了兩盞車燈,

有車!太好了!我們趕緊跟著它騎下山。

未料才跟上沒多久,我們的車燈卻亮了,不過不是全亮,而是一閃一滅的亮。

被我們跟的車主以為遇到挑釁的飆車族,便加快速度想甩掉我們,

而我們因為害怕車燈再度秀斗,也加快速度跟上他。

只見四輪和兩輪的兩台車在山路間你追我跑,驚險的追逐戰一直到麥當勞前的商圈才停止。

車主搖下窗,他看起來相當不爽:「你們到底想怎樣?」

「不好意思,我們車燈壞了,所以才跟你們下山。」我們說。

誤會解開後雙方都哈哈大笑。

後來那位駕駛幫我們把車燈修好,我們向他道謝後繼續往山上騎。

這次我們不走剛剛的路,改騎一條比較快上山的小路。

車子騎不到五百公尺便遇到一座小橋,小橋對面有個阿伯穿短褲打赤膊朝我們走來,

我們覺得怪,「現在晨跑未免太早了吧?」卻也沒有多嘴。

騎過小橋後,沿著路右轉又遇到一座小橋,橋的另一端竟又有一個相同打扮的阿伯朝我走來。

我不敢看阿伯,乖乖低著頭等阿伯走過我的身邊,確定阿伯過了,我才騎過小橋。

路越騎越眼熟,定睛一看,媽呀,又一座小橋,不遠處那個不正是剛剛那個阿伯嗎?

「完了!遇到鬼擋牆!」

我和室友猛念佛號,閉著眼不敢看阿伯,過了幾分鐘後張開眼,阿伯已經不見了。

「欸,我們換人騎吧。」我跟室友對調位置,換他載我。

說也奇怪,我們花不到五秒就騎過那座小橋,而且在也沒碰到阿伯。

「可能是磁場問題吧?阿伯特別喜歡你啊。」室友說。

雖然已經接近凌晨兩點了,還是讓我們找到一家小巷裡的溫泉餐館。

熱情的老闆娘招呼我們洗溫泉,果然驅走了奔波整夜的寒意。

老闆娘是個胖胖的歐巴桑,很健談,她問我們打哪上山?我們指了一個方向。

當她知道我們是由那個方向上山時非常驚訝,

「那條路很陰,我們當地人過七點以後就不走那裡了說。因為那裡以前是墓仔埔。」

我們聽了,莫名的寒意又爬上背脊,只想快快打道回府。

「你說,那間溫泉旅館是『人』開的嗎?」

室友在回家路上問我,我只管閉著眼睛打哆嗦,完全不敢張開眼睛回答,

就怕又撞見那座奇妙的橋和阿伯三連發。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