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瑩輕輕地搖了搖手上的幼犬,

幼犬在淑瑩的懷裡睡得很熟,手腳也因為睡得安穩而停止擺動。

「我叫你小絲好嗎?」淑瑩對著熟睡的幼犬柔聲地說。

回到房內,淑瑩將小小絲輕放在床上,走進浴室洗澡。

「當初我不是很討厭他的嗎?」

看著手上光燦的寶石戒指,淑瑩微笑地踏入浴缸。

蓮蓬頭的溫水從頭上淋下,暖和了身子。

淑瑩在浴缸裡慢慢蹲下,

淹到腳踝的水浸透了她的下體,新鮮的血悄悄染紅了泡澡水。

「啊?怎麼來了?」

淑瑩從浴缸裡站起來,看著自己的血從鼠蹊沿著大腿留下,

「半個月前才來過,怎麼又來?」

淑瑩踏出浴缸,用蓮蓬頭沖洗不斷流出的經血,還用肥皂抹洗了身體,

「看來是沒辦法泡澡了。」

淑瑩一嘆,擦乾身子,抽了幾張面紙擦拭下體,

在小褲上黏好衛生棉,走出浴室。

「嗚嗚……」淑瑩一出浴室便看見小狗躺在地上呻吟,

「小絲,你還好吧?不痛不痛!」

不知道小小絲什麼時候從床上摔下來的,她心疼地撫摸小狗的身體,

「餓了嗎?媽媽去買東西給你吃。」

淑瑩從更衣間找出小絲以前用的外出籃,

在裡面撲了層厚厚的毛巾,將小小絲放進去。

坐在計程車裡,淑瑩不時打開狗籃探望,

小絲在車上死去的陰影對淑瑩影響太大,

她不能再承受一次狗狗死在她懷裡的悲傷。

「小姐,妳好像很喜歡狗喔?」計程車司機說。

「是啊!你不覺得狗很可愛嗎?」

「我們家也有養土狗,我跟妳說,土狗真的很忠心,還會看家。

我們家的狗看到不認識的都會吠,有一次還咬了一個小偷!有夠聰明的。」

「是啊,狗真是又聰明又貼心。」淑瑩贊同地點點頭。

現在的她寧可失戀,也不會把男人看得比狗重要。

「妳的小狗怎麼一直叫?牠生病喔?」司機關心地問。

「沒有啦!可能餓了吧。我想帶去買狗食。」

「狗食剛剛轉角那家寵物店就有賣啦,妳怎麼要去動物醫院?」

「這小狗是我未婚夫昨天送我的,

我想先帶牠去看醫生,順便看哪種狗食適合牠。

我之前沒經驗亂養狗,結果就害牠病死了。」

「這樣喔!啊狗不是為牠吃骨頭拌飯就好?」

「不行啦!狗吃骨頭容易刺到喉嚨!不好不好!」

「是喔?我們家的狗都嘛這樣吃!也沒看牠生什麼病。

小姐妳的狗太虛弱了啦!要好好照顧。」

「嗯。」說著,司機將車停在動物醫院門口。

「和妳聊得很愉快,這個送妳。」

司機從副駕駛座的置物櫃拿出一個平安符,

「遇到什麼不如意的事就把它壓在枕頭下一晚,然後燒掉,

保證隔天就否極泰來。」

「真的?謝謝你。」

淑瑩一向很迷信,她高興地接過司機給她的平安符,掛到自己的脖子上。

「有緣才這樣啦!」司機笑笑,「謝謝,車資一百三。」

「這是兩百,不用找了。」淑瑩也對司機笑,「很高興認識你。」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