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姐妳來啦?啊,好可愛的小狗!」

淑瑩是動物醫院的常客,醫生護士早就和他熟識。

「可愛吧?這是勝凱送我的。」淑瑩得意地說。

「現在就叫勝凱啦?這麼親密!」

醫生和勝凱是大學同學,看淑瑩滿臉笑容,故意虧她:

「你們上個月還在我這裡吵架,怎麼,現在這麼要好啊?」

「我們交往了啊!」

「不會吧?這麼快!勝凱這小子竟然什麼都沒說!」

「沒辦法!他天蠍座的,愛搞神秘嘛!」

「不過他對我還滿好的,你們看……」

淑瑩揚揚手上的寶石戒指,「漂亮吧?他昨天給我的!」

「好漂亮的戒指!」護士湊過來看,「咦?這不是……」

護士欲言又止,醫生趕緊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

淑瑩覺得怪,「怎麼了?戒指有什麼不對勁嗎?」

「……我只是在想好像在哪個雜誌上看過。」

「勝凱買的一定是高級貨啊!」

淑瑩高舉戒指,寶石在日光燈的照耀下顯得異樣光彩。

醫生對戒指並不是那麼感興趣,甚至刻意移開視線。

「趙小姐,勝凱他談感情很認真,我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珍惜這段感情。」

淑瑩放下高舉的手指,看向醫生,

「我知道你們是大學同學,勝凱以前談戀愛真的很認真嗎?」

「嗯……很認真,非常認真。」

護士在旁聽了一笑,「我們醫生用情也很認真呢!難怪跟詹先生是好朋友。」

「嗯……」醫生語重心長地說,「所以妳千萬不可以辜負他。」

「開玩笑!我還怕他辜負我呢!」

淑瑩假裝吃醋地說,

「他們醫院裡這麼多年輕貌美的護士和病人,難保他不偷吃!」

「不會啦!妳放心吧!天蠍座的對感情有潔癖,不會隨便出軌的。

如果妳對他好一分,他會對妳好十分的。」

「真的嗎?我也是這種個性耶!可能因為我們都是水象星座吧?」

淑瑩一想到這樣的巧合,便笑了。

「那你們得好好交往喔,千萬不要作對不起對方的事。」

「不會啦!除非……」

淑瑩不知想到什麼,嘴角上的惡意讓護士看得不寒而慄。

淑瑩若無其事地轉了個話題:

「醫生,你幫我看看小絲適合吃什麼好不好?」

「其實不瞞妳說,這狗是勝凱要我幫他找的,

沒想到他是買來送妳的,可見他對這段感情還滿有心的。」

醫生將狗放到診療台上,仔細地檢查牠小小的身體:

「目前看來都很健康,勝凱幫小狗狗訂了一些健康狗食,

錢他已經付了,妳等下直接帶走便可。

妳不用擔心小狗的健康,在勝凱送妳之前,我已經幫牠打過疫苗了,沒問題的。

如果妳打算為牠結紮,

建議妳等到牠第一次發情,約是六到九個月大時,再送過來。」

「嗯。」淑瑩點點頭,覺得勝凱很窩心。

正打算開口稱讚他一下,勝凱便來了電話。

「看到狗狗了嗎?」勝凱在電話裡問。

「嗯。謝謝,我好喜歡。」

「傻瓜,說什麼謝呢!把牠當作我們的訂婚禮物吧!

不要說十年了,妳下半輩子、下輩子的幸福都交給我吧!」

淑瑩聽著紅了眼眶:「你這花言巧語的傢伙,說話要負責任喔!」

「那有什麼問題。

妳不知道我們天蠍座的一旦決定去愛就會死纏著不放嗎?」

淑瑩輕笑,「我很清楚天蠍座的個性。」

淑瑩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冷峻。

「你別忘了,那賤女人也是天蠍座的!」

勝凱沈吟了一會:「說好不提她的。」

「那你就少說些甜言蜜語,不要讓我想起那對狗男女。」

淑瑩說,下腹突然微微抽痛:「噢……」

「怎麼啦?」

「我的肚子有點不舒服。」看到有旁人,淑瑩不想說得太白。

「是不是像小布丁一樣吃壞肚子啦?妳就是這樣,情緒一來就暴飲暴食,」

「不是啦!你幹嘛亂說!我是……」

淑瑩頓了一下,看看旁邊的醫生和護士,馬上壓低聲音:

「回來再告訴你啦!」

「好好!那我回去工作囉。」

「bye!」

淑瑩收了線,護士便問:「剛剛是詹醫生吧?」

淑瑩點頭。

「天啊,你們電話講好久!」

護士帶著羨慕的眼神對淑瑩說:

「詹醫生談戀愛起來好像變了一個人,平常我都很少看他開口耶!

上次你們爭吵,我也是第一次親眼看到他滔滔不絕。

回想起來,他好像只有對妳才會說這麼多話耶!」

「可能是緣分吧!話說回來也真妙,

勝凱是天蠍座的,可是除了太陽外,所有的星象都落在射手座,

而我那無緣的前男友太陽落在射手座,可是其他星象全都落在天蠍座,

和勝凱恰恰相反。或許是因為他身上有前男友的影子吧!

不然像我談感情這麼歸毛的人,怎麼可能這麼快接受他!」

護士接著說:「尤其是你們第一次見面還吵架。」

「可不是嗎?其實我很討厭自以為是的人。

勝凱講話的方式跟我前男友還滿像的,都有點大男人,有點自負,

可是私底下又做一些貼心的事來感動我,

我明知這種男人很要不得,卻又常不自主陷落他們的圈套。

可能我潛意識覺得男人還是要有點男子氣概比較可靠吧!

雖然我前男友最後是體貼到別人身上去了……」

「哎呀!過去的事就別說了。妳現在不是好好的嗎?這就夠啦!」

護士開朗地安慰她,

「對了!妳對星座好像很有研究,那你是什麼星座的?」

「我是巨蟹座的,不過因為生日靠近獅子,

其他星象也落在獅子比較多,所以沖淡了一些巨蟹座的性格。」

護士笑了出來,「喔……難怪妳第一次會和詹醫生吵架。」

「也是啦!因為我受不了人家嗆我啊!」

淑瑩笑,

「其實唷!我跟勝凱之間有很多緣分耶!

比如說我們不止太陽星座很合,連月亮、金星、水星、火星都很搭喔!

然後他是醫生對不對,我以前也曾經在診所打過工呢!」

「妳也當過護士?」

「嗯……也不算啦!」淑瑩眼光閃過不安。

「喔,我知道了。有時候診所忙多少會請工作人員幫忙醫療行為。

雖然不法,可是在私人診所還滿普遍的。」

「嗯,妳知道的。」淑瑩語帶曖昧。

「海音,麻煩妳過來一下。」

「喔,醫生在叫我了,我不說了。」

護士手指櫃臺旁兩包狗食,

「詹醫生訂的飼料在那裡,我先去忙囉。」

淑瑩微笑,「知道了,妳忙妳的吧。」

淑瑩將小絲放入提藍,另一手提了飼料,走出動物醫院。

「醫生,什麼事?」護士問。

「沒,我只是不想要妳跟她聊太久,

妳知道勝凱不喜歡人家打探他的感情生活,就算是過去的也是禁忌話題。」

「我知道我知道!」護士迭聲說,

「我不知道的是,巨蟹座的女人一打開話匣子可真不輸我這雙子座的好奇寶寶呢!

不過那枚戒指……」

「噓!快去工作!」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