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淑瑩會想,能遇到勝凱真是天註定的緣分。

如果不是明昱送小絲給她,

如果沒有許下那個十年求婚的諾言,

如果不是小絲生病求診,

她也不會在動物醫院遇到勝凱,並且大吵一架還交往。

淑瑩是巨蟹座的,卻有著極度的自我與強悍,

她看不慣男性太大男人,只好以大女人的態度硬碰硬。

她看似潑辣不好接近,

但其實只要碰觸到她心中最柔軟的部分,她就會無條件投降。

淑瑩的罩門在於:家人。

之前淑瑩親口說過,小絲對她而言已經不是寵物,而是賴以為依的家人。

自從父母搬到南部的兄長家去住後,

小絲就成了唯一會為淑瑩等門的「家人」。

前男友明昱是射手座的,交友四海常常夜不歸營,

守著一桌子菜等到夜半對淑瑩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

常常他問明昱和誰去哪也說不清楚,

就算偷看他手機也都從來沒有通聯記錄。

明昱他太多朋友,而且太狡猾(不愧是水星在天蠍座的男人,思慮周密、偷情無懈可擊),

才會讓淑瑩到了很後面才知道明昱到底再跟誰偷腥。

淑瑩現在已經很不想講到那個狐狸精的名字,

她光想到自己竟然被那對狗男女騙這麼久就很嘔!

淑瑩清楚記得那女的就是天蠍座,很好!配偷情毫無破綻的明昱正好!

只是淑瑩不甘心自己的地位就這麼拱手讓人,

「哎呀!過去的事就別說了。妳現在不是好好的嗎?這就夠啦!」

淑瑩想起護士的話。反正後來他們也得到報應了,不是嗎?

想到這裡,淑瑩冷笑了起來。

她轉轉手上的戒指,靛藍色的美麗寶石周邊鑲著碎鑽,

就像一顆美麗的眼睛、圍繞著晶瑩淚珠的眼睛。

淑瑩想起一首歌,zayin樂團的「藍色眼睛」。

「看不見妳藍色的眼睛/此刻不再憂鬱的躺在這裡……」

淑瑩喃喃地哼唱,後面的歌詞她有點忘了,

不過又不小心想起那個勾引明昱的狐狸精,

那個有著藍色眼睛的雜種狐狸精!(說好聽點是混血兒)

淑瑩將小狗帶回家,弄了點飼料餵牠吃後,便忙著料理晚餐等勝凱回來吃。

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淑瑩便辭去診所的工作。

後來因為處理明昱和小絲的事,

接著又忙著和勝凱談戀愛,便想說趁這段期間休息算了。

現在勝凱已經給了她承諾,離她想共組家庭的願望也不遠了,

淑瑩想,明天去找個工作好了。

一邊調理著雞湯,淑瑩一邊拿著報紙的求職版尋找適合的工作。

淑瑩在「櫃臺人員」的分類上看了來回猶疑了一下,隨即整區打叉。

當初要不是她當櫃臺人員,也不會認識說話天花亂墜的業務員明昱。

還是找個內勤來做好了,至少不用應付油腔滑調的業務員。

淑瑩這麼打算的時候,不知何時狗狗已經來到腳邊。

「小絲……」淑瑩把幼犬抱起,

「你跟以前的小絲好像,都喜歡看媽咪煮東西。

小絲好貼心喔!媽咪愛你!」說著,便親了狗狗幾下。

小絲興奮地擺擺尾巴,張開小小的嘴,胡亂地在淑瑩的臉上哈著氣。

淑瑩用臉磨蹭了小絲幾下,便將牠放回地上。

小絲似乎不想走,還眼巴巴盯著淑瑩看。

「湯快煮好了,爸比也快回來囉!小絲要乖喔!」

淑瑩忙碌地料理晚餐,五分鐘後小絲還是坐在原地,定定地看著淑瑩。

淑瑩想,狗黏一點也好,也就沒再趕牠。

六點整,勝凱一分不差地按了門鈴,

淑瑩刻意不卸下圍裙地去開門,好讓勝凱見識她巧手烹飪的一面。

勝凱坐在餐桌前,一口口品嚐著淑瑩精心調理的家常料理,

毫不吝嗇地讚嘆每一道菜色。

淑瑩深情地望著勝凱,她就是喜歡勝凱準時回家吃飯和用心品嚐的模樣,

這讓淑瑩感到自己是被重視的,

不像以前跟明昱在一起的時候總是獨守滿桌子涼了的佳餚,

只能陪著氣氛超讚的燭火垂淚。

勝凱對淑瑩的重視與付出,讓淑瑩覺得離開明昱或許是個十分明智的選擇。

勝凱忙不迭地吃著飯菜,一邊和淑瑩閒話家常。

「妳今天帶小狗狗去紀東那裡啦?」

「紀東?你說動物醫院嗎?是啊!」

「紀東有說什麼嗎?」

「他幫小絲檢查身體,說如果要結紮的話要等到牠發情後才能做。」

「還有呢?」

「喔,還說你已經買好飼料要我帶回來。」

「沒提到我?」

「有啊,他說你談感情很認真,叫我不要辜負你……」

「嗯……」勝凱嚼著飯菜,若有所思。「有人給妳平安符嗎?」

啊?勝凱連這也知道!

「我今天坐計程車時,一位很聊的來的司機給的。」

淑瑩下意識地摸摸胸口的平安符,或許勝凱是看到她脖子上的紅絲線吧?

不過,勝凱怎麼知道這符是人家給的呢?

「妳出門帶著狗,不可能提著牠去拜拜吧?」

「也對啦!」

「……妳是不是打算去找工作?」

「你怎麼知道?」

勝凱神秘地笑笑,淑瑩這才想起求職版還放在餐桌椅上。

「是啊!我想也休息夠久的了,總不能靠你養我吧?」

「有何不可?」

忙碌了一天的勝凱竟然能從客廳角落的狗飼料、她脖子上細細的紅絲線,

以及她隨手放在餐桌椅的求職版中,猜到她一個人時在做什麼,

淑瑩佩服勝凱細膩的觀察力和可靠的氣魄。

「嗯……妳會覺得我們才認識一個月,我就跟妳求婚很莽撞嗎?」

「還好啦!昨天是小絲滿十歲的生日,也算是給牠一個交代。」

勝凱略有不悅,「妳只要有人跟妳求婚就好,不在乎是誰嗎?」

「當然不是囉!」

淑瑩知道勝凱誤會了,

「我只是覺得我們還滿有緣份的,

可能是小絲在天之靈在保佑我們遇到彼此吧!」

勝凱聽了,滿意地笑了。

「老婆,謝謝妳為我準備這麼好的飯菜,我好幸福。」

「昨天才求婚,這麼快就叫老婆啦?」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男人稱呼為「老婆」,

但嚮往家庭的淑瑩聽到這樣的稱謂還是忍不住甜蜜了一下。

想當初淑瑩跟明昱交往時,明昱也是不到一個月就叫淑瑩老婆。

這一叫叫了十年,中間卻還是出軌不斷。

原本淑瑩打算忍到明昱求婚,說不定進入婚姻後他就會收斂,

但明昱最後一次的劈腿實在超出淑瑩可以忍受的範圍,淑瑩只好選擇離開。

「妳今天辛苦了一天,等下我來洗碗。」用完餐,勝凱主動說。

淑瑩頭點頭,心裡滿溢著感動。

「對了,妳不是說妳肚子不舒服嗎?還好吧?」

「還好,只是月經提早來了。」

「提早多久?」

「半個月。」

「會痛嗎?」

「還好,不會。」

「那就好,如果有異狀要去看醫生喔!」

「你不就是醫生了嗎?」

勝凱笑。

淑瑩覺得,這次,真的跟對人了。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