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早來的月經讓淑瑩足足流了一個多禮拜的血。

淑瑩的體質很少經痛,不知怎麼的,這次月經卻讓淑瑩的下腹痛到足不出戶。

幸虧勝凱派人照料淑瑩的三餐和身體,不然淑瑩恐怕血崩在家無人聞問。

無論勝凱怎麼勸,淑瑩就是不去看醫生,

也幸好淑瑩的身體在月經過後漸漸康復,不然勝凱不知道還要擔心多久。

「妳這樣不行,身體會弄壞的!小絲看妳這樣,牠也會不好受喔!」海音對淑瑩說。

淑瑩臉色蒼白,「妳千萬不要跟勝凱講,

要是他知道我身體康復後的第一件事是帶小絲來打預防針,他一定會不高興。」

「沒見過妳這麼忠心的狗奴!」海音無奈地說。

「沒辦法,牠是我女兒嘛!」

紀東為小絲打了針,將小絲的診療紀錄交給淑瑩。

「其實妳不用自己跑一趟,妳應該好好休養,讓勝凱帶小絲來打針就好,

妳這樣養病時間亂跑,勝凱會擔心的。」

「這我知道,所以才不要你們跟勝凱講。

唉!我現在有點不舒服,小絲針打好了吧?我先走囉!」

淑瑩將小絲裝入提籃,朝醫生護士擺擺手,走出動物醫院。

一路上,亮晃晃的陽光讓淑瑩有點頭暈目眩,

她本來想繞到寵物用品店為小絲買些日用品,卻體力不支地在街上昏倒。

狗籃摔在地上的同時,淑瑩朦朧間聽到有人喚自己的名字:

「淑瑩?淑瑩!……」

淑瑩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自家臥室的床上,

而眼前的男人竟然是明昱!

「你怎麼會在這?」淑瑩嚇了一跳。

「我不是一直都在妳的這裡嗎?」明昱輕佻地指著淑瑩的心口。

「你少在那油嘴滑舌!我是問你怎麼會在我家?」

要是以前她恐怕會迷醉於這番話的甜蜜,

但她忘不了明昱對她感情上的傷害,現在看到明昱的臉就有氣。

「哎唷!別這麼兇嘛!妳剛剛在街上昏倒了,

如果不是我救妳,妳恐怕烤成人乾呢!」

明昱儼然以「救命恩人」的姿態自居,

「還有,妳真不小心,還把小絲摔在地上,

牠已經是老狗了,經不起妳這樣摔的!」

「小絲?你說小絲摔著了?」淑瑩心急地下床,卻一陣暈眩,腿軟。

明昱連忙扶起淑瑩,將她安撫回床上。

「小絲命大,沒怎樣啦!不過,好像被妳摔小了……」

「小絲死了。」淑瑩淡淡地說。

「什麼?」

「我說,小絲死了!你所認識的小絲已經死了!」

明昱不可置信地張大嘴,「啊?」

「連小絲都認不出來你還好意思驚訝?」

淑瑩瞪他一眼,從床上再度起身,

「把你的手拿開,我要去看小絲!」

淑瑩走到客廳,明昱這粗心鬼竟然讓小絲還待在狗籃裡!

淑瑩將小絲從狗籃裡抱出來。發現牠嘴角有些微血絲,

「啊……小絲妳流血了!痛不痛?媽咪幫妳擦藥……」

明昱從臥室走出來,看著淑瑩細心呵護狗狗的模樣,搖頭笑說:

「怎麼,狗比男友重要啊?這麼久沒看到我都不會想我嗎?」

「請你修正你的話。」

手拿棉花棒細心地為小絲擦去嘴邊的血痕,

「第一,你已經是『前男友』了……」

「唉唷!這麼狠心啊?我們也不過快兩個月沒見……」

「第二,我每天都在想你……」淑瑩頭也不回地說。

「我就說嘛!妳怎麼可能會忘了我!我們家小瑩……」

「我每天都在想,怎麼毀掉你!」淑瑩語氣冰冷,讓明昱不寒而慄。

「淑瑩妳別這樣,我只是一時糊塗,是織音她先誘惑我的……。

我現在和她已經沒有瓜葛了,淑瑩,妳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我當初在家守著飯菜等你時,你給過我機會準時吃晚飯沒有?

你劈腿時,給過我免於悲傷的權力沒有?

外面的女人這麼多,你誰不找偏偏找上她……」

到現在淑瑩仍然不願說出那女人的名字,深怕污辱了自己的聲帶。

「淑瑩……」

又來了!每次惹我生氣就來這副撒嬌的嘴臉,真是夠了!「你給我回去!」

「回哪裡?這裡不就是我們倆的家嗎?」

真是服了你,我都氣成這樣你還有臉耍賴。「滾!給我滾出這裡。」

「淑瑩……」

「我數到三,」淑瑩拿起對講機,「你還不出去的話,我請管理員上來。」

「好好好,我走就是。」

明昱雙手做出投降狀,嘴裡卻講著和動作背道而馳的刻薄話,

「妳這女人還真有辦法,我們才分開沒多久就去撈了那麼大顆的寶石戒指,

我看,妳是怕被奸夫發現才趕我走的吧?」

「滾!」

淑瑩吼,隨即拍拍懷中的小絲,

「小絲乖,媽咪把壞人趕出去囉!別怕別怕!」

明昱走後,淑瑩鬆了一口氣,心情始終無法平復下來。

畢竟十年的感情不是這麼好割捨。

她攤坐在地,摸著小絲的背脊發楞。

明昱的腳步聲漸行漸遠,回憶卻越發明晰。

「小絲,怎麼辦?媽咪好像還有點愛那個人耶……」淑瑩低頭對小絲說,

小絲雙眼滴溜溜地看著淑瑩,好像聽懂似地,舔了舔淑瑩的手背,當作安慰。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