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昱,你剛剛在跟誰說話?」

織音坐在候診室,見到剛從外面抽煙回來的明昱神情有異,不禁問。

明昱還在納悶織音怎會知道他剛才在跟人講話,

便瞧見走廊盡頭有一扇可以看見醫院大門的玻璃窗,旋即瞭解織音為何料事如神。

「沒,遇到一個朋友。」

明昱打死也不會說出他剛才遇到淑瑩的事,雖然淑瑩變得好像……不認識他了。

「喔。」織音沒再多說,明昱鬆了一口氣。

「那女人的背影,再遠我都能分辨。那分明就是我的表妹淑瑩,不是嗎?」

明昱以為織音不以為意,其實織音心裡早就明白透徹。

天蠍座的織音直覺和洞察力神準,射手座的明昱根本別想在她面前耍把戲。

「明昱,看你能瞞我多久?」

「織音,妳是幾號?」看著牆上緩慢跳動的數字,明昱有點不耐煩。

「一百四十二號。」

「天啊,現在才九十幾號,還要等這麼久喔?」

明昱才剛坐下來五分鐘就顯得焦躁,他站起身,「我去外頭抽抽菸。」

織音低頭沈默了一下,明昱以為織音默許,正要離開,便聽到織音悠悠地說:
「親愛的,這是我們好不容易有的孩子,你真的不能陪我候診嗎?」

明昱聽到織音哀怨的語氣,只好無奈轉身,立刻換上一副討好的表情:

「等,當然陪妳等!只是我不太喜歡醫院的味道,想到外頭走走。

妳要我陪妳,我就坐下來陪妳。」

「這才像樣。」織音滿意地笑笑。

明昱開始懷念起淑瑩來了。

十五歲那年,明昱和淑瑩考上同一個高中,

因為參加游泳社的緣故,明昱愛上了有著健美膚色的淑瑩。

明昱本來就熱愛運動,見到擅長游泳又有小麥色肌膚的淑瑩,自然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後來淑瑩跑到診所當櫃臺工讀生,明昱甚至還充當業務跑去和淑瑩搭訕,

經過一段時間的苦苦追求後(沒辦法,射手座就愛挑戰高難度),

淑瑩終於答應明昱交往的要求。

正式交往後,明昱才知道淑瑩並非他所想像的好動開朗。

淑瑩的皮膚本就比較黑,並非長期運動所致;

而淑瑩唯一的運動就是游泳,除此之外,她根本連門都懶得出。

不過,那時候的明昱還很單純,不像現在這麼油腔滑調、見異思遷,

換做是現在的他,早就會因為「印象與實際個性不符」,要求分手了。

和淑瑩交往的這段日子,雖然兩人個性天壤地別,

不過因為淑瑩很順明昱的意,正好滿足了明昱那潛藏的大男人心態。

淑瑩知道明昱在外頭亂來,只要不要太張揚,淑瑩都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樣得過且過的心態養大了明昱劈腿的胃口,

外遇對象從路上搭訕的女孩、咖啡廳的小妹、甚至延伸到辦公室的同事,

一次比一次近、一次比一次囂張。

這些淑瑩都忍下來了,因為她深信等小絲滿十歲,

明昱和她結婚後,這些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淑瑩期待著那天的到來,卻意外地等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

在小絲滿十歲的前一個月,淑瑩發現明昱又外遇了,

而且對象竟然是她最親的表姊--織音!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