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織音不太迷信的,

晚餐聽了淑瑩的一番解析,不得不讚嘆星座有時候真有其參考價值。

淑瑩沒見過勝凱,

卻能將勝凱個性裡的「敏感、細膩、情緒化、有同情心、缺乏安全感」說得一語中的。

嗯,說不定淑瑩只是以自己為例罷了,

畢竟這些特性是水象星座通用的,不是嗎?

但淑瑩所說的射手個性「好動、天馬行空、追求的時候死纏爛打」,

可和她現在偷情的對象真像。

而淑瑩她那射手男友竟然還想到用狗的生日來求婚,

真不知道該說他有想像力還是浪漫?

織音走進浴室,將手上的戒指卸在洗臉盆旁,躺進浴缸泡澡。

她一邊想著淑瑩說的話,一邊思量要不要答應明昱邀她下禮拜的出遊。

「公司派我去南投出差,我們交往後都沒空去走走,妳陪我一起去嘛!

我們還可以去洗溫泉喔!春天的時候洗溫泉最好了!還可以賞花說!」

想到明昱語帶撒嬌的邀約留言,織音就想不到拒絕的理由。

明昱就是這副德行,有時像個小孩淘氣、有時又像個男人霸道,

不像沈穩內斂的勝凱,相處久了,總感到些許無趣。

明昱約會從不按牌理出牌,有時他會用e-mail傳情、有時會請織音的同事幫忙轉交信件。

信件的信封還是用他們公司的公文封,任誰也不會懷疑裡頭會裝著情書。

織音行事謹慎,看完e-mail和信她都會馬上刪掉或用碎紙機處理,

和明昱出去約會時也總會摘下手上的戒指。

明昱會看見她的戒指,是他仍在追求織音的初期。

後來明昱不曾問起戒指的事,織音便當他沒看見,也不會主動提起。

織音看著擱在洗臉盆上的戒指,

靛藍色的寶石在浴室的氤氳裡仍散發著異樣的光彩。

當初還是學生的勝凱如何買得起這麼昂貴的戒指呢?

無論織音怎麼逼問戒指的價格和如何購得,勝凱總以神秘的微笑帶過。

織音有時候很討厭勝凱這種故做神秘的模樣,

無論她怎麼追根究底,勝凱就是不說。

或許這就是天蠍座的特性吧?

剛剛晚餐時自己不也是瞞了淑瑩許多事?

其實像結婚幾年、老公的生日這些事沒必要瞞的,

可是織音就是不習慣暴露自己太多隱私。

等和淑瑩熟一些再告訴她吧。織音想。

「織音,我回來了。」

勝凱的聲音從客廳傳來,織音在浴缸裡閉目養神,隨口應了聲:「喔!」

「妳吃過飯沒?」

「吃過了。」

「我帶了宵夜回來,妳還餓的話就出來吃。」

「好。」

勝凱將宵夜放在餐桌上,絲毫沒有準備動筷。

他在想剛剛織音和她表妹的對話。

當表妹問織音:「勝凱是妳第幾個男友?」,

織音回答:「算第一個吧!」

那「算」字是什麼意思?莫非他不是織音第一個男友?

織音之前還有交往過的對象?

還有,當她聽到表妹說天蠍座的地雷是背叛時,

為何語氣頓了一下,莫非心虛?

他記不得表妹還說了些什麼話,

畢竟在會議裡他也不好大剌剌地把掌上螢幕拿起來看,只能從耳機中聽曉他們的對話。

說到監控螢幕,他也該找哪天去換換了,

畢業用到現在也好些年,有時後難免會收訊不清或有雜音。

但最近這麼忙,實在抽不開身去處理這瑣事。

對了,請紀東幫忙拿去維修不就好了?

他的動物醫院應該不怎麼忙,而且請他幫忙絕對不會被拒絕。

嗯!就這麼辦!

「咦?怎麼還不吃?」織音擦著濕髮走到飯廳,看到勝凱正在發楞,不禁問。

「沒,想等妳一起吃。」

「喔,不用啦!我剛吃飽才回來的。你吃就好。會渴嗎?我倒水給妳。」

織音說,從冰箱拿出水罐,為勝凱倒了一杯水。

「妳剛在外面吃什麼啊?」

「就一般簡餐啊。」織音懶得詳述。

「一個人吃?」

「不,跟朋友。」

「男的女的?」

「是很久不見的表妹。」

「喔。」

勝凱想,一次講明白不就好了,真是天蠍座的死個性!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