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御為思佩餵了藥,足足一個星期,思佩沒有醒來過。

即使是在看醫生的時候。

「她怎麼了?」醫生覺得怪,「在昏迷狀態下,我很難知道她眼球的反應啊。」

「她悲傷過度,服安眠藥自殺。」涵御漠然地說:「麻煩您了。」

「喔……」醫生看到涵御口罩上冷峻的眼神,也沒再多問。

在走出醫院的途中,思佩悠悠轉醒。

「這裡是?」

「醫院。」

「喔。」

「我們剛看完醫生,要回去囉。」

「是喔,我怎麼沒印象。」

「妳睡太沈了,當然沒印象。醫生說妳今天可以拆紗布了。」

「真的嗎?我的眼睛有望嗎?」

「本來就沒什麼大礙啊!妳一定可以看得見的。」

「嗯!」思佩開心地點點頭,隨即雙腿一軟,「我的頭……好痛喔!」

「妳睡太久啦!」

「是喔?我睡幾個小時啦?」

「很久就是啦!妳這小豬,叫都叫不醒!」

「哈。」思佩不好意思地笑一笑。「說到豬,我肚子有點餓說。」

「別急,我有買吃的。啊,到了,妳在這等我一下。」

幾分鐘後,涵御手提了一盒蛋糕步出店家。

「妳買什麼啊?」

「好東西。等下妳就知道了。」

思佩任涵御牽著手領路,她的眼睛覆著一層紗布和一條絲巾,心中充滿無限的疑惑。

涵御帶思佩走入一個空間,思佩隨手一摸,四周都是冷冰冰的觸感。

「這牆怎麼這麼冰?」

「是鏡子。」涵御說。

「叮!」思佩感到腳下微微一震。

原來是電梯。

「到了嗎?」

「嗯。」

涵御從包包裡拿出鑰匙串,「卡」地打開門鎖。

她領著思佩走到椅子坐下,將蛋糕安置在思佩眼前的茶几。

茶几上擺了八個造型精緻的玻璃杯,這是涵御特別燒給思佩的禮物。

而她們現在正在思佩的套房。

思佩暌違已久的套房。

思佩受傷後,涵御將她留在身邊照料,卻不忘每天回到思佩的房間打掃。

所以即使思佩很久沒回來,房裡依然一塵不染。

雖然,擺設有些小小的改變。

涵御打開蛋糕盒,將寫有思佩名字的糖霜對著思佩,

雙手各執一根小木棒,開始叮叮咚咚地敲起羅列在茶几上的玻璃杯。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涵御用玻璃杯敲出音符,一邊唱著。

思佩有些驚喜,卻也不解。「我的生日不是還沒到嗎?」

「我的生日快過了,等我把歌唱完就是妳的生日了。」

涵御繼續接著唱: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

「等等,我睡了一個禮拜?」

「是啊!」

思佩摸著昏沈的頭,喃喃地說:「我這麼會睡?」

「happy birthday to……you……」涵御故意拉長尾音,「好了,妳可以許願囉!」

思佩雙手交握,「我希望……」

涵御搶著說:「雖然我的生日過了,但我可以補許願望嗎?」

「嗯,當然可以。」思佩大方地說:「來,妳先。」

「第一個願望:我希望思佩可以永遠美麗。」

思佩聽了,楞了一下,笑著說:「唉呀!妳的願望幹嘛浪費在我身上?」

「因為我們是好朋友嘛!」

「妳明知道我自己也會取這個願望的。」

「多一個人許願,總是比較容易靈驗嘛!」涵御笑,「好啦!妳可以許願了。」

「妳不是還有兩個願望?」

「等我想到再許吧!」涵御催促著,「妳快許願吧,我好想吃蛋糕!」

思佩笑,在緊握的拳頭前許下了心願,然後對著蛋糕鼓足氣一吹。

這是一個沒有蠟燭的蛋糕。

思佩不知道。

「蠟燭有沒有熄?」思佩問。

「有。」涵御說:「不過,在吃蛋糕之前,我要送妳一個禮物。」

「這麼好啊?」思佩摩拳擦掌的樣子很俏皮。「可是,我沒準備妳的耶。」

「沒關係。因為這禮物是我們兩個人的。」

「到底是什麼啊?」

涵御走到思佩的身後,解下繫在她眼睛上的絲巾。

「咦?要拿紗布了嗎?」

「嗯。」

「跟妳說喔,我剛許的第一個願望就是希望我眼睛能康復呢!」

涵御輕柔地卸下思佩眼睛上的紗布和棉塊,並用乾淨的棉花拭去她眼皮上的分泌物:

「好了,試著張開眼睛看看。」

思佩慢慢地張開眼睛,似乎看見一絲微弱的光源,那是牆角的小夜燈。

「看得見嗎?」

「嗯……我看到昏黃的光,那是……?」

「那是夜燈。我現在要開大燈囉。」

「等等。」思佩瞇著眼,漸漸適應這柔和的光線。「這是我房間?」

「太好了!」涵御高興地抱住思佩,「妳的眼睛好了耶!」

思佩眼前一片朦朧,但她直覺房間似乎大了許多。

她低頭,原來地上的那些相框全都掛到牆上去了,就連天花板也是。

「我的相框……」

「我幫妳調整了一下位置,這樣妳就不用怕會踩到了。」

「謝謝妳。」思佩握住涵御的手。「現在可以開大燈了。」

「嗯。」涵御伸手開亮了燈。

刺眼的光線襲來,思佩不由得閉上雙眼,

她花了好一陣子熟悉這白亮的光源,發現光源不止是頭頂的日光燈。

四面牆,都映照著亮晃晃的光線。

「相框……」思佩皺了眉:「相片怎麼都不見了?」

那些掛在牆上的照片全都被抽掉,每一面空盪的框框裡都嵌著一方鏡子。

大大小小的玻璃相框裡嵌合著大大小小的鏡子,映著房裡一片光亮。

「別急。那些鏡子是為了給妳看禮物的。」

涵御說:「準備好了嗎?我們要來拆臉上的紗布囉!」

「啊?醫生說今天可以拆嗎?」

「是啊!眼睛的紗布,臉的紗布,今天都可以拆。」

「我好緊張。」思佩從牆面上的大小鏡子看見自己裹著紗布的臉,

「自從那件事後,我還沒看過自己的臉。」

「妳放心。雖然有些不一樣,但,還不壞喔!」

「真的?」思佩緊握著涵御的手,微微滲著汗。

「我要拆囉。」涵御放開思佩的手,小心地卸下固定紗布的鐵扣。

「可不可以改天拆?」思佩緊張地臉都在發癢了。

「改天就不算生日禮物了嘛!」涵御自信地笑,

「相信我,妳會更喜歡現在的臉的。

思佩閉上眼,感覺臉上的紗布一層層鬆開,束縛越來越少。

「好了。」涵御將紗布放在茶几上,手持一面迷你鏡子在思佩眼前。

「壽星,張開眼睛吧!」

思佩緩緩張開眼,看見鏡子裡的自己,簡直不能置信!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