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樂章 回家的路

一峰:

「導盲犬永遠不會離開主人,永遠會在主人的前方守護著她。

導盲犬的靈魂是世界上最純潔善良的靈魂,速度比所有的天使都快……」














經過了連夜的奔波,少芹終於在詢問七、八家民宿後,

找到正在民宿後院溜直排輪的石原和少萱。

「少萱!」少芹扯著沙啞的嗓音叫住少萱:

「趕快跟我回家,妳爸爸出事了!」

「什麼?」少萱驚訝地放開的手,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的頭上還戴著石原特地為她買的遮陽帽。







少萱和石原匆匆收拾行李,跟著少芹來到醫院:「爸怎麼了?」

黃明:「他在澳洲摔傷了,有嚴重的粉碎性骨折,

傷到腰椎後半段的骨頭和韌帶,可能會併發下半身的神經障礙。」

「總歸一句話就是他的下半身癱瘓,以後再也不能走路了!」

月美絕望地哭了出來。

「不可能!他在澳洲還跟我有說有笑的,

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出事?一定是搞錯了!」

少萱不可置信地自言自語著,







醫生從病房出來,示意他們可以入內探望。

「爸,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受傷,沒有第一時間趕過來……」

少萱急著摸索一峰的手,緊緊握住。

「沒關係,妳出車禍時我也沒有第一時間就趕回來……」

一峰苦笑,「所以我們扯平了。」

「我就知道爸不會隨便爽我的約!」

少萱激動地抱住一峰的身體,一峰痛得叫出聲。











病房外,月美輕輕撫著少芹的臉頰,懊悔地說:

「還痛不痛?我不應該那麼用力打妳的……」

少芹搖搖頭,皺著眉:

「他以後都不能走路了,怎麼辦?他自己一個人,誰來照顧他?」

月美心疼地看著少芹:

「妳這孩子真善良,總想到別人……」









月美坐在病床旁幫一峰剪手指甲,

一峰邊縮手邊痛得哇哇大叫。「不用剪了啦!」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擅長照顧病人嘛!」

月美委屈地說,試圖剪一峰另一根手指甲。

「妳這樣幫我剪被黃明看到的話,不太好吧?」

「黃明不會怎麼樣的。」

「但是我會。」

月美刻意閃躲一峰曖昧的眼神。









一峰知道月美在閃躲,便換了另一個話題:

「哎!也許是老天爺嫉妒我走過的路太多,

所以跟我開了這麼個玩笑,要我好好地待在一個地方。

我現在只有一個遺憾,

之前說要帶萱萱去阿爾卑斯山的承諾,現在恐怕是辦不到了……」










「石原,我們分手吧。」少萱對前來探病的石原說:

「我們不可能有未來的。現在何必拖累彼此呢?」

石原訝然:「我們才剛要開始,不是嗎?」

「我爸爸現在這個樣子,我得放下學業去找工作照顧他。

以後我會很忙很辛苦,我不想拖累你。」

「少萱,我會一直待在妳身邊,給妳力量的!」

少萱掩著臉,無力地從指縫間擠出一句話:「但是,你能給我爸爸力量嗎?」

石原無言。













「爸,你可不可以教我做飯、打掃和洗衣服?」

面對少萱的要求,黃明雖然不清楚動機,還是答應了。

儘管少萱做的很糟……。















少萱靜靜在房間裡整理行李,手機響起,是一峰。

「萱萱,妳可以來看看爸爸嗎?

我知道妳很忙,來一下就好,爸爸不會耽擱妳很多時間的……」

一峰虛弱地說:

「爸爸一個人在這裡感覺好空虛……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一種感覺,好像我會一個人寂寞地死在這裡……」







「爸,你不要嚇我,你不會死的……」

「呵呵,我當然不會死,我只是覺得寂寞,寂寞到害怕起來。

爸爸只是想聽聽妳的聲音,

至少讓我感覺,我在這個世界上,不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爸!你不孤單,你還有我,我會陪你,

我會照顧你,我不會讓你一個人的……」

一峰無助地瞪著病床頂上的夜燈,

聽著少萱從話筒另一頭傳來的啜泣聲。



--
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已出版小說《虹色舞台》http://0rz.net/450XX
圖文書 《怪咖告解室》http://0rz.net/a40W0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