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她前,和唐伯虎一樣,他已經搜集了八個女人。

他擅長吹笛的手指,曾經按捺過多少女人的肌膚﹔

他擅長彈bass的手指,曾經爬梳過多少女人的髮絲﹔

他擅長擊鼓的手指,曾經扣擊過多少女人的心房?

在遇見她後,他打算遺忘。

他想討好她,但她畢竟是不同世界的生物,

她的情欲是隱匿的,毫無脈絡可循。

他向她自白受傷跌蕩的過去,她毫不遲疑揭開他無情的破綻﹔

他以為江東的父老為他永遠守候,她卻殘酷說出這全是他的幻想。

他以為他遇見了秋香,使出渾身解數想博得她的青睞。

未料她是高等生物,他所自恃的技倆在她面前完全瓦解。

她吹著笛,他便恍神地亦步亦驅﹔

她彈奏bass的弦,他便甘願受她撥撩﹔

她讓他的胸口,鳴著哄天雷動的心跳,直達天聽。

他心悅臣服。於是自廢武功,癱瘓本能,

完完全全跟隨這天籟之音的帶領,就算踏入深淵也微笑墜陷。

因為她是秋香,也是蠱惑人心的樂手。

---------------------------
本文刊載於2005/03/09【金門日報副刊】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