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巧笑倩兮,回眸勾了不知多少男人的魂魄。

他以為自己可以倖免,但仍在她甜言蜜語中,毫無抵抗地上癮。

她展示她天使般的笑靨,施展她看似聰穎的語言,

她一瓢瓢餵食他無私的讚美,徹底將他馴服成後宮三千,

將時間和肉體全然奉獻,忠心等候她隨時興起的臨幸。

她讓他以為,這是愛情。

她得意於對他全然的掌控。只要一些謊言和願景,他就對她心悅誠服。

他們徹底享受這樣類似愛情的假象,

直到那天,她發現他的身後,還有人守候。

她勃然大怒,責怪他不專一。

然而,她保留了她後宮三千的事實。

她強詞奪理,她歇斯底里,她蠻橫霸道,

她將灼熱的忌妒燒烙在他的肌膚,盡其所能凌虐他的意志。

因為相信她曾經給的甜蜜,他摀著口,嚥下一切怨懟。

他縱容她當女王,欺騙自己風暴終會過去。

然而,盲點卻是昭然若揭:她餵食他的甜蜜,其實是一顆顆毒蘋果。

她將謊言自私包裝成鮮豔欲滴的愛情,餵他嚥下,讓他上癮臣服。

她將他視為假想敵,只因他過去的戰績和她一樣輝煌燦爛。

將他納為奴僕,他便不會威脅她的美麗。

同時,也增加了一項可以炫耀的紀錄:

在愛情的戰場,她征服了一個驍勇善戰的將士。

而且,他也確實感到幸福。

「她是愛我的。」吃著毒蘋果,他這麼想。


---------------------------
本文刊載於2005/03/14【金門日報副刊】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