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夏霏】

我怕冷不怕熱,但因為敏感性肌膚,流太多汗會起汗疹,所以我夏天在家,總是一天沖涼好幾次。流汗的感覺真討厭,我常想,要是夏天可以不流汗就好了。

那天,工作熬夜到天亮,正午時分還跑了趟銀行辦事。午餐時,坐在餐廳裡感到一陣虛脫無力,雖然點了餐卻毫無食慾,只好麻煩餐廳讓我打包帶走。下午回到家,體力不支的我倒頭便睡。

睡眠中,噩夢連連,幾次張開眼睛覺得睡飽了,但身體卻疲乏地完全無法起身。好不容易睡到晚上十點多,醒來後覺得全身發冷,完全不想離開被窩。家人摸摸我的額頭和手腳,說我發燒了。

「可是我覺得好冷,頭好痛、想吐。」我說。

「你應該是中暑了。」家人說。

以前我中暑,母親都會幫我刮痧,刮痧後睡一覺,隔天就會好了。但母親去年過世,家人刮痧技術沒她好,不是太輕就是刮得我哇哇叫,卻也不見效果。大半夜沒醫生可看,打電話給中醫朋友,他建議我可以吃家裡的哪些常備藥,還說:「一定要多喝開水,把汗給逼出來才行。」我全身還在發冷,窩在被窩裡說好。

吃了藥,家人為我倒了幾回溫開水,還擰了冷毛巾幫我擦身體,我又昏沉睡去。和噩夢纏鬥了一夜,隔天醒來,頭不痛了,全身大汗淋漓,精神也好起來。

第一次覺得,可以流汗的感覺這麼好!家人雖然沒有母親的好手藝,但也用了另一種方式照顧中暑的我。因為這回突然中暑,我才意識到平常拙於口頭關心的家人這麼關心我,或許這是一種另類的收穫吧!


【2013/10/30 聯合報】 @ http://udn.com/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