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中文系告訴我,它很想你。

20070427

我想,我們會有這麼多聊不完的話、這麼多甜蜜的默契,應該和我們的背景相似有關。

首先是中文系。

要不是因為我喜歡文學,大學時念了中文系,研究所旁聽了中文所開的課,也不會認識陌生的你。

緣分,或許是這麼奇妙的吧?我因為去旁聽中文所的課,認識了寫散文的蓓。蓓很熱心,總是嚷著說要介紹也在創作的同學給我認識。她從認識我的二月說到都快學期末的六月,總是因為時間無法搭軋而讓聚會告吹。在這五個月間,我歷經地獄般的趕稿和失戀,終於在該旁聽課的最後一天,見到了寫小說的季勳和搞創作的你。

「我是搞創作的。」第一次見面時,你總這麼對人說。

你寫詞、寫曲、寫詩、寫劇本散文小說。你組了個樂團、參加了劇團,你喜好一切無中生有的創作。

你碰的創作體裁和我一樣。只是我沒有自己的樂團,也很久沒回到劇團去表演。

我欣賞你對創作的熱誠。

剛認識時,你有點小氣,總不讓我看你寫的東西。在一起後,你才迫不及待地把你私藏的創作一股腦兒掏給我看。我看著你寫的荒謬小說、充滿傷痕卻諷刺的散文、有著滿溢情緒的詩作……,你談著自己寫的歌給我聽,允諾我寫幾首專屬我的歌曲;你打開曾參加劇團公演的照片,鉅細靡遺告訴我這是誰、那天演了些什麼。當我創作時,你會坐在我的電腦椅旁,將頭靜靜地靠在我的腿上,像隻貓咪一樣;當你打字時,我會拿本書坐在一旁,不專心地偷偷看著你專注的身影。我們都熱愛音樂文字電影,用了全部的心緒,談好一段美麗的戀情。

謝謝你讓我遇見你。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