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終其一生尋找的,是我遺失的一隻翅膀。

那是該遇見某人的命定理由。

直到痛過好多次後,我才了解,

原來愛一個人,是將翅膀交給對方凌遲,

失去自由卻仍痛楚地執迷著。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