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了一場愉快的網聚。

結束了午餐,黃昏時有人提議要開車到山上喝咖啡。

聽到可以看夕陽又可以賞夜景,大家興奮不已。

因為我和一個女生會暈車,朋友很體貼地幫我們買了暈車藥,讓我們在上車前吃。

在上山的途中,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自己害怕的東西,

什麼數樓梯啦、床底下、夜半的窗邊啦……講到我毛骨悚然,

膽小的我開口要大家別講了,因為天色越來越暗……

經過一陣迂迴的山路後,我頭暈暈地下車,

雖然很不舒服,但還是跟著大家喝茶談笑。

眼見漸漸入夜,大夥便準備打道回府。

走出咖啡廳時,我就感覺身體不太對勁。

(該不會是因為,剛剛大家猛聊阿飄的事吧?聽說山上比較陰……)

我害怕地不敢東張西望,臨上車前,又吞了一顆暈車藥。

我上車就睡,沿路睡到車站,下車後時腦袋還暈到不行。

(完了,竟然跟到車站來了,不會跟著我回去吧?)

我踩著輕飄飄的步伐,覺得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

(怎麼辦?要是它跟了我回去的話……宿舍只剩我一個耶……)

我擔心地上了火車,趕緊閉目養神,準備用意志力打退它。

回到家,我暈得一下便躺到床上。

才躺一下便接到朋友的來電,我向他抱怨去網聚回來頭暈的事。

我原原本本地說了今天的行程,他聽了之後,沈吟了一會。

「怎樣?妳感應到什麼嗎?」知道她平常有再修行,我迫不及待地問。

「我說……」他緩緩地說了一句話,我聽了激動不已!





「暈車藥不能上車前才吃,要一個小時前吃啦!」






靠!我還三小時吃兩顆咧!

對不起啊,阿飄我誤會你了。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