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今天的課,談到了會讓人悸動的電影(甜蜜的11月)。

說到悸動,其實我那時候好想回答喔。

可是大家似乎都很沉默,只好把話又吞下。

仔細想想,其實會讓我悸動的,也不是自身經驗那樣單純。

想起〔在黑暗中漫舞〕,看到最後一幕心簡直碎掉﹔

還有〔黑暗之光〕也是,最後的感動。

〔綠色奇蹟〕,〔刺激1995〕,〔鬥陣俱樂部〕,〔鋼琴教師〕,〔蘿拉快跑〕,

都是異類電影確同樣令我震撼的。

也許是學創作的,有時不免會問自己寫不寫的出這樣的好劇本,

更強化了這些電影在心目中的悸動。並不那麼單純的感動吧。


〔美國心玫瑰情〕中有一句話我很喜歡。

裡面一個愛拍v8的怪男孩說:

「看著隨風飄舞的塑膠袋,我忍不住注目。
每每看見美的事物,我的心就像灌滿空氣的汽球,就快要爆炸了。」

或許是雙魚或者b型或者創作者的易感,

常常看見一些小事物自以為美麗至極而感動起來。

老師也說過,b型的很情緒化愛哭呢。

其實哭也好,是一種新陳代謝呢。

也許我是比較容易知足的,

我只要啊,每天可以看看書聽音樂還有創作就覺得很棒了。

當然囉,也是得吃喝拉撒,

但是喔,我覺得喜歡自己做的事,那種精神飽足感一到,就不太會去在乎物質享受了。

這樣說好像很不負責任喔。

因為我還是學生啊,不用煩惱家計啊。

可是物質生活充裕了,卻茫然起來,

一定呢,是有物質沒辦法給的空虛感吧?

或許是感情,或許是成就感不足,

又或許呢,是開始麻木現在做的事了,所以才會質疑自己。

出去走走可以好很多。去渡假啊,就不要煩惱了<-超八股。

要不然就是真的走走,去異鄉就不太會觸景傷情的煩惱,

一直走一直玩,把自己搞的超累,就沒辦法煩些形上的東西了。

(我之前很煩就出國喔,每天狂走狂散步,回到飯店只會煩惱:「我的腿斷了沒啊?」就睡了。

回來心情就變好了。沉澱不少。)

我也有碰過瓶頸。

我的危機在創作。

我一直很想好好寫篇長篇小說,但總因忙於外務或偷懶而夭折。

已經進行到13,卻開始質疑自己寫的到底有沒有文學價值?

這是我讀了太多文學理論後反而裹足的怯弱。

高中的時候,覺得寫小說不過是說故事,

也不管別人覺得好不好看就寫了,所以沒有包袱。

但是念了太多文學理論後,我卻變得不敢寫文章,會去質疑自己到底宗旨在哪?

詞藻結構行嗎?

有歷史價值嗎?

會比坊間那些爛網路小說高格調到哪去?

有中文系的質感嗎?

我想的越多越覺得難過。連我最喜歡創作我都去質疑它的存在價值了。

尤其是在我發表的電子報和網路日記出現了一個謾罵我的讀者後,

我有陣子一厥不振,幾乎要放棄創作了。

但我同學跟我說一句話,霏,你要相信自己的能耐。

先寫再說,等生出來在定它美醜也不遲。

然後我就不管了,先寫了再說。至少我很肯定,創作,對我是很快樂的事。

茫然也不是幾歲才有的專利,會感到茫然很好呢,至少知道自己活著。

我聽人家說一句話:「有些人27歲就死了,72歲才進棺材。」

幸好喔,我還能一直感動一些小事物。

那老師呢?

我們教詩的老師說,我很想教你們怎樣寫好詩,但又於心不忍。

因為寫詩要有很縝密的思慮,

但一旦思想變得縝密易感,就回不去那種粗之大葉的懵懂快活的。

b型的人呢,很易感。

容易快樂也容易難過,但是喔,能滿足一些小感動也是很不賴的事。


霏,甜蜜的半夜不睡覺。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