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還沒開始,妳已經如坐針氈。

 

妳明明參加的是高中學妹的婚禮,但婚紗照上的新郎,卻是妳一直努力忘卻的前男友。

 

「他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妳盯著他們的婚紗照,以為已經忘卻的回憶卻忽湧而上。

 

大學四年,妳和他是系上有名的班對。外人看你們總是出雙入對、形影不離,感情似乎如膠似漆,堪稱絕配。其實,撇開愛情不說,他依賴妳的程度更大。如果不是靠妳幫他作筆記、趕作業,以他這麼混恐怕畢不了業。當初妳多次拒絕他的追求,久了竟也習慣他在身旁,習慣了你們的「情侶」關係,習慣每回爭吵後、冷戰、他若無其事地回來繼續關係。

 

就這樣分分合合了四年,同學都以為你們這輩子非君不嫁娶。豈料他才去當兵一個月,鬧「兵變」的,竟然是他!

 

「懇親日我爸媽會來,妳不用來了。」

 

那時,妳還不知道這是預告分手的簡訊。

 

明明妳和他爸媽約好要一起去看他,怎麼會突然要妳別去?妳倒也沒多想,以為他體恤妳路途遙遠才這麼說,還真的聽他話沒去。之後,他又找了各種理由要妳別去看他。簡訊從每天幾則,到最後無疾而終。

 

終於他說:「我們還是不適合。」算是最接近分手的語言。

 

「抱歉,我們不適合。」這明明是妳當初拒絕他追求的話,怎麼最後卻從他嘴裡說出?

 

失戀了,妳大病一場。打給他的電話總是進語音信箱,去他家找他,他爸媽也搞不清楚狀況。妳就這麼行屍走肉了幾個月,最後決定不再聯繫。

 

好久之後,妳才想通:當時的自己不是還愛,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莫名其妙被甩,不甘心那些歲月被當成傻瓜。

接到高中學妹要結婚的電話,妳很乾脆的記下了時間地點。

 

「學姊,我這場是訂婚結婚一起辦,妳一定要來喔!我老公忙,賓客名單都我一個人弄。請給我妳的地址,我寄喜帖過去。」

 

「不必了。環保嘛!時間地點我記下了,到時候再去會場看妳美美的婚紗照。」

 

然後妳在會場入口看見照片裡熟悉的他,雖然過了十年,他的身材略微走樣。但從眼眉和嘴角的笑容,妳還是一眼便認出了他。對照一下名字,果然沒錯。

 

也是!都過了十年,沒必要去想他們什麼時候在一起了。

 

「嘿!妳怎麼會來?是……他邀妳的?」大學同學A一下認出了妳。「奇怪,他不是說不好意思邀妳嗎?」

 

妳搖搖頭,「不!我是女方賓客。新娘的高中學姊。」

 

「他當初兵變,妳很受傷吧。他這人本來就貪玩……」

 

妳打斷他的話,不想知道更多細節。

 

「本來,我們就不適合。他只是提早離開我的生活。」

 

「也是。不說了。喝酒吧。」A很識相,為妳斟了一杯酒。

 

妳喝了一口,有點意外:「這酒,有巧克力的香氣?」

 

「日本山崎系列威士忌,口感香濃、醇厚,特別適合搭配70%以上的黑巧克力。」A遞來桌上的巧克力,「不信?妳試試。」

 

酒香混合黑巧克力,宛如布朗尼蛋糕在舌尖緩緩融化,香醇的氣味直到喉頭。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品酒啦?」妳笑。

 

「從我喜歡妳那刻開始。」A說。

 

原來,害羞的A從大一就一直欣賞妳。卻只能扮演你們的好友。沒有開始就不會失戀,就這樣默默過了十四年。A沒想到,兩人竟會這麼再度遇見。

 

舌尖漸漸蔓延開的甜香氣味,妳分不清楚是他的話,還是酒香停留的餘韻。

 

「有時候適不適合,還是得靠時間來證明。」A笑笑地看著妳:「不信?妳試試。」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