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過世那天,我剛考完國小畢業考。

我如往常一樣,在校門口買了豬血糕,踏著輕鬆的步伐回家。

我豬血糕吃得很慢,因為留了一半要給也喜歡吃豬血糕的阿嬤吃,

不過剛走到家門口,就感到不對勁的氣氛:

一向緊閉的公寓大門敞開著,我踏著不確定的步伐往三樓的家走去,每一步都膽顫心驚。

不只是因為在樓下就聽到吵雜聲,而是二樓鄰居的大門也開敞著,

鄰居阿婆一見到我便滿面愁容地喊著:「阿霏返來啊。」

媽媽從樓梯口探頭下來,臉上的淚還沒乾,衝著我就喊:「快啊!家裡出事了。」

我心中泛起不祥的預感,趕緊將手上的豬血糕塞進水壺裡,三步併作兩步地爬上樓,

心想著,千萬不要是阿嬤出事了,沒想到剛進門,就看到阿嬤躺在客廳。

阿嬤躺在客廳中間,幾張椅子撐起的木板上面,一動也不動地躺著。

家裡擠滿了好久不見的親友,每個人都掛著哀戚的表情。

阿嬤怎麼沒躺在房間床上而是在這裡呢?

阿嬤怎麼一動也不動呢?

我晃著阿嬤,身體微溫的阿嬤已經沒有氣息,我每天都要枕著睡覺的胸口也不再起伏。

我哭著,晃著阿嬤,大聲喊著「阿嬤我返來啊,阿嬤起來陪我吃豬血糕……」

阿嬤沒理我,她只是閉著眼睛,沒有因為我的哭鬧而感到不悅或是反應。

阿嬤從來不會不悅,就連我半夜睡醒要喝牛奶,
阿嬤都會起來為我沖泡牛奶,安撫我睡覺﹔

阿嬤從來不會不理我,不論我多任性或無理取鬧,她總是微笑地安撫我。

而現在躺在這裡的,和我阿嬤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是誰?

她不是阿嬤,

阿嬤不會不理我,
阿嬤不會不理我。

我一直哭,大人說,阿嬤一直到下午四點多才過世,彌留之際還說:
「阿霏快放學了,就快回來了。」

可是我還沒到家門,她就走了。

是不是我沒有直接回家,跑去買豬血糕浪費時間呢?

我好懊悔。

我哭的不可自抑,大人卻把我拉開,說不能把眼淚滴在阿嬤身上,
不然她會難過捨不得走的。

我扁著嘴,讓大人把我拉到一旁,可是好不服氣!我也好難過,捨不得阿嬤走啊!

我想起阿嬤昨晚在我看八點檔時一直喚我,我走到她身旁她又說沒事,讓我覺得好煩。

現在回想起來,阿嬤只是要我多陪她。

也許昨天,阿嬤就知道她快要走了吧。

隔天,工人在樓下搭設起靈堂,我守在一旁看著阿嬤即將入住四十九天的臨時帳棚,
心裡泛起陣陣酸楚。

阿嬤頭七的隔天,借住家裡的姑姑們繪聲繪影地說阿嬤進來房裡幫我蓋被。

好幾次,我為了想見阿嬤而不睡等她,卻往往在不知不覺中閉上眼,醒來後就隔天了。

連續好幾天都有人看到阿嬤回來,就只有我沒有看到。

我心裡怨著阿嬤真是偏心。

幾天後,傾盆大雨進臨我的畢業典禮。

我望著天空,知道阿嬤來了,也知道,我的童年,結束了。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